给儿子一个让他骄傲的后背

给儿子一个让他骄傲的后背

他是那种连阵风都能吹走的小老头,可工地还没开工,他便三番五次地找到我。

花生、番薯提来了一袋又一袋,还打来了村里的特困证明,让我无论如何给他一个活儿干。 我拗不过他,只好将负责看管搅拌机的差事交给他。

  他对我连声道谢,然后扭头跑了出去。 那时候,我正打算向他介绍搅拌机的操作方法,他居然不听我一声解说,就走掉了。 正在我气恼的时候,他又回来了,身后还拖着个脸蛋红红的小男孩。

他老远便指着我身边的搅拌机大喊:这是爸爸要开的机器!  我大吃了一惊:这老头居然有这么小的儿子!但很快想到这是在农村,晚年得子的现象多着呢,何况农民都显老,看起来像个小老头的他说不定只有40来岁。

  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蹿到搅拌机边,将整个脑袋探进搅拌机内。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声斥责孩子。

孩子躲到一边后,我又开始训斥他,怎么将孩子带到工地上来,要知道工地上处处充满危险!他跟儿子一起低下了头,好半天,才嗫嚅道:我只想让儿子高兴一下,爸爸终于找到工作了!我懒得听他解释,冲他摆摆手说,我来教你怎样开搅拌机吧。   他很快学会了怎样操作搅拌机,在搅拌机的轰鸣声中,他儿子挥舞着小手喊:爸爸,好厉害!我看见他笑了,脸上的皱纹拧成一块块,还露出了蜡黄的牙齿。

距离开工还有两三天,可他几乎是次日一大早就来到工地上了,拿着一块抹布,一点点地抹去搅拌机上的水泥灰,有些硬块抹不去,他就用指甲一点点地抠掉。 我说搅拌机上的水泥灰就不要弄了,反正一开工就又脏了。

他却嘿嘿地笑着说,他要给儿子一个惊喜:昨天还是旧机器,今天就变新了。 望着认认真真清洗搅拌机的他,我忽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工地开工那天,他竟然穿了件崭新的衣服来。

启动搅拌机没多久,四处飞扬的水泥灰,就在新衣服上厚厚地蒙了一层。

一转眼,他就跟其他工友没啥区别了。 他显然发现了这一点,赶紧腾出一只手拍打身上的水泥灰。 我从工地的一侧转到另一侧,回来时,看到他的那只手还在拍打身上的水泥灰。   紧挨着工地的是一所小学,尽管隔了用铁片搭成的围墙,校园里的嘈杂声还是清晰地传来。 每当上下课的铃声响起,他都要情不自禁地用手拍得更加紧促。 看管搅拌机,原本挺轻松的活,他却累得满头大汗。

我知道他是被那只不停拍打的手累的———他既然怕弄脏新衣服,为什么又穿着它来工地;新衣服脏了洗洗就可以了,这样不间断拍打,最好的衣服也容易坏呀!  铃声又一次响起,工地外面传来孩子放学的嬉笑打闹声,他忽然触电般地脱下新衣服,使劲地甩两下,然后迅速穿回到身上。

他那件被抖落水泥灰的衣服,看起来又跟新的一样了。 然后,我听见一个甜甜的童音传来:那个穿最漂亮衣服的人,是我爸爸;接着又传来另一个孩子的声音:你爸爸是不是在这里官最大的?循声望去,两片铁片的缝隙中,探着两个小脑袋,其中一个正是他的儿子。   我看见笑意漾满了他的嘴角。 原来他拍打了一个上午衣服上的水泥灰,只想留给儿子一个干净的后背,只想让他的儿子在小伙伴面前能多少拥有些骄傲!  儿子哼着歌儿走远后,他才像忽然记起了什么似的,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揉那只拍打衣服的手,边揉还边吁吁地喘气。

我忍不住说,你儿子真可爱。

他忽然间涨红了脸,他说儿子其实是抱养的,可小家伙一定要喊他爸爸,怎么教都改不了口。 他又接着说:我上了年纪,干不了重活,以后你这边负责看管搅拌机的活都交给我做好不好,我多少要给儿子留些钱啊!  我使劲点头,转过身,我的眼泪不可遏止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