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的社会思想(六 天子是民选的吗)

墨子的社会思想(六 天子是民选的吗)

  尚同的思想首先关涉社会、国家的起源问题。

墨子说:“古者民始生、未有形政之时,盖其语,人异义。 是以一人则一义,二人则二义,十人则十义。 其人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

是以人是其义,以非人之义,故交相非也。 ……天下之乱,若禽兽然。

”他接着说:“夫明乎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

”(《墨子·尚同上》,以下只注篇名)从墨子的叙述来看,国家最高掌权者天子是被选出来的“贤可者”,谁选的呢?通过什么方式?墨子没有明说。 《尚同中》的说法类似:“明乎民之无正长,以一同天下之义,而天下乱也,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

”而《尚同下》的说法是:“天下之欲同一天下之义也,是故选择贤者,立为天子。

”  梁启超认为:“什么人‘明’?自然是人民‘明’;什么人‘选择’,自然是人民‘选择’;什么人‘立’?什么人‘使’?自然是人民‘立”’人民‘使’。 ”在他看来,墨子的说法“和欧洲初期的“民约论”很相类。

……国家是由人民同意所造成,和“民约论”同一立脚点。 ”(梁启超:墨子学案,民国丛书第四编·5,上海书店影印,p。 62-62)他认为墨子所说,是以民选的方式推出天子,相当于西方的“社会契约论”。

相同的观点还有:“盖天子者为民所选择,民所立也。 则国家为民意所公建,其论甚明。

……墨子则独认国家纯由公民同意所造成,此其根本之理想,与百家说至不相同。 ”(杨幼炯:中国政治思想史,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1998年影印版,)  我认为,墨子在确立天子的问题上,说法是不清楚的。

要么没有主语,要么虽有主语(天下),具体怎样操作都不清楚。

所以,尚不能肯定地说,墨子主张最高统治者是由全民选举产生。   “天子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置立之以为三公。 天子、三公既以立,以天下为博大,远国异土之民、是非利害之辩,不可一二而明知,故画分万国,立诸侯国君。

诸侯国君既已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其国之贤可者,置立之以为正长。

”(《尚同上》)天子确立后,选择“天下之贤可者”为他的辅佐“三公”,这应该是天子来选的,虽然这里说得仍然不明确。

而《尚同下》就说得更清楚一些:“天子以其知力为未足独治天下,是以选择其次,立为三公。

”,而三公立诸侯,诸侯立卿之宰,卿之宰立乡长、家君。

在另一个地方,墨子的说法也大致相似:天子立三公,三公立诸侯,诸侯选立左右将军大夫,以至乎乡里之长。

(《尚同中》)  无论哪一种说法,除了天子尚无法确定是由何种方式产生,有可能是由“天下之人”推举的以外,其他各级官吏实际上都是由上而下任命产生的。

有论者说:“墨子更进而言政治制度之所以确立,乃由有系统有组织之民选制度而产生.”(杨幼炯:中国政治思想史,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1998年影印版,)显然是没有根据的,属于对墨子有关论述的误解。   写于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