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经典好句好段

笔试和面试均采用百分制计算成绩,各占50%计入总成绩,笔试成绩、面试成绩、总成绩均计算到小数点后两位数,尾数四舍五入。(一)笔试笔试内容分为教育公共知识和学科专业知识两部分。

  有一个星期天,我跟妈妈商量,今天我来当妈妈,她当我的女儿。妈妈笑着说:好哇!我想,当妈妈不就是做做饭和干点家务活吗我觉得比起我那一大堆作业,真是小巫见大巫。

《骆驼祥子》经典好句好段

  经典好句  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把高尚的理想撇开,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   为金钱而工作的,怕遇到更多的金钱,忠诚不立在金钱上。   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  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  希望使他快活,恐惧使他惊惶,他想睡,但睡不着,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什么响动也没有,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

  .夜深了,多日的疲乏,与逃走的惊惧,使他身心全不舒服  夜还很黑,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心中更觉得渺茫.  不知道是往前走呢,还是已经站住了,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似一片波动的黑海,黑暗与心接成一气,都渺茫,都起落,都恍惚.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  那辆车也真是可爱,拉过了半年来的,仿佛处处都有了知觉与感情,祥子的一扭腰,一蹲腿,或一直脊背,它都就马上应合着,给祥子以最顺心的帮助,他与它之间没有一点隔膜别扭的地方。

赶到遇上地平人少的地方,祥子可以用一只手拢着把,微微轻响的皮轮象阵利飕的小风似的催着他跑,飞快而平稳。 拉到了地点,祥子的衣裤都拧得出汗来,哗哗的,象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 他感到疲乏,可是很痛快的,值得骄傲的,一种疲乏,如同骑著名马跑了几十里那样。   .他没有什么模样,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 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 腮上没有多余的肉,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注:一边儿,即同样的。 )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

13.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车箱是那么亮,垫子是那么白,喇叭是那么响。

  .体面的,要强的,好梦想的,利己的,个人的,健壮的,伟大的,祥子,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己来,埋起这堕落的,自私的,不幸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  .雨下给富人,也下给穷人;下给义人,也下给不义的人。 其实雨并不公道,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   .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

  .悲哀中的礼貌是虚伪。   太阳西斜了,河上的老柳歪歪着,梢头挂着点金光。 河水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窄长,深绿,发出微腥的潮味。   .河南的菏塘的绿叶细小无力的浮在水面上,叶子左右时时冒起些细碎的小水泡。

东边的桥上,来往的人与车过来过去,在斜阳中特别显得匆忙,仿佛都感到暮色将近的一种不安。   经典段落  1.风吹弯了旁边的树木,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报单,遮昏了太阳,唱着,叫着,吼着,回荡着;忽然直弛,像惊狂了的大精灵,扯天扯地的疾走;忽然慌乱,四面八方地乱卷,像不知怎样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忽然横扫,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扭折了树枝,吹掀了屋瓦,撞断了电线;可是,祥子在那里看着;他刚从风里出来,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  2.走吧,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似乎也没大关系了;先到城里再说,他渴望再看见城市,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没有任何财产,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

  3.他不愿再走,不愿再看,更不愿再陪着她;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头朝下,砸破了冰,沉下去,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

  4.可是有一天方大小姐叫他去给放进十块钱,他细细看了看那个小折子,上面有字,有小红印;通共,哼,也就有一小打手纸那么沉吧。

  5.好几次,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摔后头这小子一跤,但是他不敢,拉车的得到处忍气。   6.那时候,他满心都是希望;现在,一肚子都是忧虑。

  7.难堪渐渐变为羞恼,他的火也上来了;他们瞪他,他也瞪他们。

  8.她咽了口吐沫,把复杂的神气与情感似乎镇压下去,拿出点由刘四爷得来的外场劲儿,半恼半笑,假装不在乎的样子打了句哈哈。

  9.外面的黑暗渐渐习惯了,心中似乎停止了活动,他的眼不由地闭上了。 不知道是往前走呢,还是已经站住了,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似一片波动的黑海,黑暗与心接成一气,都渺茫,都起落,都恍惚。

忽然心中一动,像想起一些什么,又似乎是听见了一些声响,说不清;可是又睁开了眼。 他确是还往前走呢,忘了刚才是想起什么来,四外也并没有什么动静。 心跳了一阵,渐渐又平静下来。

他嘱咐自己不要再闭上眼,也不要再乱想;快快的到城里是第一件要紧的事。 可是心中不想事,眼睛就很容易再闭上,他必须想念着点儿什么,必须醒着。

他知道一旦倒下,他可以一气睡三天。 想什么呢他的头有些发晕,身上潮渌渌的难过,头发里发痒,两脚发酸,口中又干又涩。 他想不起别的,只想可怜自己。 可是,连自己的事也不大能详细的想了,他的头是那么虚空昏胀,仿佛刚想起自己,就又把自己忘记了,像将要灭的蜡烛,连自己也不能照明白了似的。 再加上四围的黑暗,使他觉得像在一团黑气里浮荡,虽然知道自己还存在着,还往前迈步,可是没有别的东西来证明他准是在哪里走,就像独自在荒海里浮着那样不敢相信自己。 他永远没尝受过这种惊疑不定的难过,与绝对的寂闷。 平日,他虽不大喜欢交朋友,可是一个人在日光下,有太阳照着他的四肢,有各样东西呈现在目前,他不至于害怕。

现在,他还不害怕,只是不能确定一切,使他受不了。 设若骆驼们要是象骡马那样不老实,也许倒能教他打起精神去注意它们,而骆驼偏偏是这么驯顺,驯顺得使他不耐烦;在心神最恍惚的时候,他忽然怀疑骆驼是否还在他的背后,叫他吓一跳;他似乎很相信这几个大牲口会轻轻的钻入黑暗的岔路中去,而他一点也不晓得,象拉着块冰那样能渐渐的化尽。

  10.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二十来的岁,他已经很大很高,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可是已经像个成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

看着那高等的车夫,他计划着怎样杀进他的腰①(注释:①〔杀进腰〕把腰部勒得细一些。 )去,好更显出他的铁扇面似的胸,与直硬的背;扭头看看自己的肩,多么宽,多么威严!杀好了腰,再穿上肥腿的白裤,裤脚用鸡肠子带儿系住,露出那对“出号”的大脚!是的,他无疑的可以成为最出色的车夫;傻子似的他自己笑了。

  11.对什么事他也不想用力,因为以前卖过力气而并没有分毫的好处.在这种打旗呐喊的时候,设若遇见点什么危险,他头一个先跑开,而且跑得很快.他的命可以毁在自己手里,再也不为任何人牺牲什么.为个人努力的也知道怎样毁灭个人这是个人主义的两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