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爱只是一种情怀

有时,爱只是一种情怀

  有一种情怀,在你的生命里降生,走过青春,做过年少,便再也抹不去,也许直到你生活完结。 你自己顽强地把它界说为恋爱,但它却深深的植根于友情或亲情的温床上。 是的,无论怎样,你们照旧朋友,你们只是朋友。 这友情抹不掉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你吃不下,睡不香,失魂落魄。 却照旧在朋友面前强颜欢笑,你不想被看穿心底,不想这忖量公共化。

于是,你平常的生活无辜多出些许煎熬。 对,就是这煎熬才让你寝食难安。

于是,你便将心底的问候传送给那小我私家,很朦胧,朦胧到懵懂。 你却希望那个收到问候的人从这近乎呓语的言语中读懂你的心思。 每每被问候的人不懂或不懂装懂的时候,你还要淡淡的说一句:只是问候。

然后,各忙各的。 或许,作为朋友,这是让人感动的举措,你让朋友知道了另有人在体贴她或他。 然而你却再也感动不了自己。 这深爱中的人啊,何时你才气找到所谓的自我?  春夏秋冬的轮回,岁月的年轮镌刻出你日复一日的生活。 谁都一样,在这波涛不惊的日子里只是履行生活的义务。 至于其他的,我们有太多的时候都不去思考了。 曾有这么一天,你发现,自己不再甘于这平淡。 你发现无论别人要怎样的生活,你却不知不觉的在心底生出一个偏向,这个偏向竟然是关于那小我私家的,和那小我私家幸福有关的。 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你都这样勉励自己:这是在为两小我私家的幸福奋斗呢。

要的是为了让那小我私家生活的更好。

你要让那小我私家了解你目前的所作所为,目的虽然照旧旁击侧敲。

然而那小我私家却这样看待你的行为:你怎么那么有劲头?我羡慕你。 别无其他。 也是,你想让那小我私家明白什么?你总是这么蕴藉。 然而,那小我私家这样无关痛痒的话险些让你失去生活下去的信心。   有时候,你扪心自问:其实你们需要的是不是只要两小我私家在一起?生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平静的,幸福的。

回覆是肯定的。

你也发现原来这个愿望是个简朴的问题,但现实总残酷的将你简朴的事情庞大化。 这个简朴问题庞大化的哲学极端曾让无数生活的先哲先你一步感应生活的无奈。

  是啊,简朴多好。

你只要你们的小小的幸福。   几多年了,总有许多时候,你依然忘不掉那些局面:你们第一次晤面,第一次相互会意的微笑,第一次一起用饭,第一次打骂--这些事情纵然在许多年后在你庞大的见不到头绪的生活里仍然可以占据一席之地,时隐时现,让你躲在岁月的幕后偷偷的感动。

于是,你有理由顽强地认为这就是恋爱!偶尔浮现的这些事情在你日渐无奈的生活里凭空生出感动,生出激情。 于是,你也想问问那小我私家是否还记得这些事?是否还记得那年夏天,小城的黄昏,另有那座小灯塔?是否还记得那被人们惊起的鸽群?这些是你生命的财富。 但是,你始终没有问出来。

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重温。 一小我私家走在异乡的落日里,你也总能理想出那个小城的一切。 可惜,异乡并非只是一个孤苦的乡,另有孤苦的你,孤苦的落日,所有都是孤苦的影子。

不外,这孤苦占时会被那美丽的影象打败,带着你寻找生活的出路。

于是,你依然生活在,孤苦的生活在孤苦的异乡。

  孤苦,它一旦走进一小我私家的世界,便总让人有不安的时候。

所以,你照旧尽力的融入另外一些人的世界,究竟这个世界上怀着孤苦生活的人并不少见。 情窦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你竟然从心底掠起这样的想法--那小我私家这些年也是生活在他乡,也是一小我私家,也并不见得有何等舒心。 也会有孤苦的世界孤苦的影子。 所以,你在花天酒地的十丈软红里竟莫名其妙的感伤起来,同时内疚自己的叛逆--对恋爱的叛逆。

也内疚自己在这喧嚣中败下阵来。

你总是发现,这么些年来那小我私家的生活依然如故,依然从容,于是这如故与此从容成了你生命里的痛。 你发现,你开始不懂那小我私家,不懂恋爱。

你开始怀疑自己顽强的关于爱的理想是不是真实的。

因为你曾立誓要给那小我私家幸福。

但是,那小我私家幸福的走在路上的时候,那幸福却不是你给的。

与你无关。

  于是,你告诉自己,收起狂躁的心,耐心的生活。 看着那小我私家幸福,然后在自己该幸福的时候幸福起来。 然而,更多的时候,你照旧被这骗人的生活牵绊着,不忍放下一丝一毫。 是生活欺骗了你,照旧你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这是一个难以论证的命题。

  在孤苦寥寂的日子里,你又开始想念一个影象,一个还未发生的影象:照旧那个古典的小城,你们牵着手,穿越一条又一条街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满足--你发现,生活里写满影戏故事的影子。

  你发现,恋爱有时只是一种情怀。 这情怀走过岁月却不见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