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逝去的剑(仿佛还在昨天)

献给逝去的剑(仿佛还在昨天)

当前位置:正文献给逝去的剑(仿佛还在昨天)美文网发布日期:2018-07-02来源:美文网作者:美文网浏览次数:那一年情人节,就在泰坦尼克号无可阻挡地驶过大街小巷,《myheartwillgoon》响彻云霄的那一年。

我们都进入了初中,我在城市,他们在农村。 就在青涩的年华中,阿虹和jj不负众望地走在一起了。

看着他们这么幸福,我真开心!Jj渐渐地爱上了篮球,进了校队,成了控球后卫,而喜欢上在电脑前上网聊天的我,也戴上了眼镜,可阿虹更加高效,她的度数比我还要深,常被弄堂里的大妈大婶们笑话是盲头苍蝇。 因为她不戴眼镜时,连自己的妈咪都认不出仿佛还都在昨天,我仍很清楚地记得。 那是jj红着脸托我把沉甸甸的信交给阿虹。 每年新年回家乡,jj都会瞒着阿虹拉着我偷偷给她买生日礼物。

因为阿虹是农历初三生日的。 在好长一段时间内,我都相信我们的友谊里也有童话,也有欢乐的故事结局。

就像在所有的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到最后都会幸福滴生活在一起。 阿虹和jj,就好像清澈的泉水,纯洁,没有一点杂质。

这种感觉就好像时面对一块精致的水晶琉璃,沉溺于它所折射的绝美光华,纯粹的美。

五月的今晚,阿虹突然打电话哭着要我到医院,jj出事了我匆忙赶到那儿,阿红和jj的妈妈相拥而泣,我惶恐不安地走上前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们。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

我冲上前去拉住一个护士,我张嘴想问些什么,护士却微微地摇摇头,绕开我走了。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对流着眼泪的jj妈妈说,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该死的尽力了!我讨厌这句冷血的话!什么跟什么!垃圾医院!同在一天,我进了两次医院。

第一次是我看病,第二次,是送我儿时好友离世。

前后仅仅相隔10小时!却目睹了生生死死的轮回两次。

我讨厌医院,讨厌那些开快车的人,更加鄙视开车闯红灯的人!我学着当年jj那样把自己的肩膀给了阿虹,阿虹还像小时候那样嚎啕大哭,和我一起让泪水汹涌。

我和他约好的,在十字路口边的方方影像馆碰面,刚才我还站在街对面对他微笑挥手,他笑着向我跑来,那辆车就那么一闪而过,jj。

。

。 jj。

。 。 送到沙湖医院时,那里的医生说jj大出血,而且医院血库不够jj这种血型,需要上人民医院才行,我们就急急忙忙赶上来了。 。 可是可是,送上来人民医院,jj就。

。 。

就没有了。

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阿虹伏在我的肩膀上哭着说。 记得有人说过,岁月是无情的萤火,在离开时总是不忘记带走寂寞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