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火力压制

第二百八十一章 火力压制

章节正文|||||第二百八十一章火力压制吐迷度赶走婆闰后又转头看向巴胡眼里凶光毕露冷冷地道:“李世民在对面的事对谁也不要再说了。 ”说罢,吐迷度头也不回地走下高台。 吐迷度回到了他原来所在高坡上,远远地就听见拔灼大喊大叫道:“别说李世民没有来,主是来了又能怎么样”吐迷度知道拔灼这是在给自己壮胆,心里冷笑沉着脸走上去。

拔灼等人看见吐迷度走上来都连忙站起身神情迫切地看着吐迷度,想知道李世民到底是不是亲自在军阵中冲杀了。

吐迷度沉着脸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扫过,然后淡淡地道:“不是李世民,他们现在攻不破我们的营寨。 ”“哈哈,我刚才就说了李世民已经老了,怎么可能在军阵中冲杀就算是李世民发疯了亲自冲杀也不足为惧。 ”拔灼举着拳头十分嚣张地道。

一众薛延陀将领闻言也都跟着兴奋起来,个个大呼大唐不足为惧,今日之败全因为同罗质尔无能。

吐迷度看着眼前这些人心里不屑面上的表情越发淡漠,怒声教训众人道:“莫要高兴太早,我那侄儿已经围住了李承乾,这里唐军会拼命的。 ”众将闻言一怔,紧接着便兴奋地大吼大叫。 “哈哈,李世民来了也要他刹羽而归。 ”“这回要让大唐知道我等的厉害。

”……一时间,场面混乱若群兽乱舞一般发泄着心中的压力与疯狂。 借着这股疯劲吐迷度很快安排了防守任务,并且凶狠地向众人交待这是一次关乎漠北诸部生死的防守,谁防守不利只有身死族灭的下场,还当众把同罗部逃回来的部众分给各部。

任务分派后,漠北大小首领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向各自的防守地方,严密盯着营地外的唐军。 而此时营地外的唐军却陷入了一种万马齐喑局面。 原来李世民率众将来到薛延陀营地外时薛延陀溃军都已经退入营地了,让没有杀过瘾和根本没有杀到人的唐军唐将都郁闷不已。 而更让他们郁闷的是李世民看见薛延陀营寨建立的十分牢固一时很难攻下来,就有些踟躇不前迟迟不下进攻的命领。 唐军本来就只薛延陀一半的人数,但是因为薛延陀兵分两路又有薛仁贵这样的不世出的猛将,阵前射死敌军将领数万敌军吓的溃逃才有此大胜。 可是现在敌军躲入营寨若要强攻损失必重,若不攻下此寨直接去救援李承乾,这数万薛延陀大军必然会成为唐军的心腹大患。 这些薛延陀大军无论是继续向南趁大唐内地空虚直取长安,还是在草原上截断唐军的粮道与北方的薛延陀大军合围唐军都会给大唐带来极大的困扰,甚至最终战胜大唐。

可是强攻此处损失惨重于后面的战争也极不利……正在李世民犹豫时裴行俭骑着战马走到李世民身边,在马上朝李世民抱拳道:“陛下可是为攻下此寨为难”“此寨我等是必然要攻下的,陛下有什么好为难的。 ”旁边的候君集毫不客气地道。 候君集作为兵法大家他自然也看出了李世民迟迟不下令进攻的原因。

只是候君集与李世民所想不同,他认为此寨必须攻克,这里的将领除了他没有几个立善于攻城的,而他曾经灭过高昌攻过坚城,此时正他显身手的时候。

裴行俭闻言看一眼候君集没有作声,然后继续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也扭头看着裴行俭,见裴行俭年纪轻轻举止大方受了候君集的呵斥还能淡然处之,不由仔细打量起这个年轻人来。

他知道裴行俭和薛仁贵一样是李承乾心腹中的心腹,两个人共同执掌大唐最重要的hu0ya0。

薛仁贵的勇武李世民已经看见了可以是说是非常满意,这个裴行俭生的相貌清秀绝不是一个武夫,却是李承乾着力培养的将帅之才,甚至让他去跟李靖学兵法。

想到此李世民呵呵笑道:“君集不可小看人,你可知道他也跟药师学习过兵法!”李世民不提李靖还罢一提李靖候君集更觉得不舒服,他在长安可是听说过李靖夸赞裴行俭说是他的兵法传人。 “无有上阵经验,兵法学的再多也是纸上谈兵。 ”候君集冷声道。

候君集话一出口周围诸将心里皆是不满,虽然李靖久不掌权但是李靖的兵法很多将领还是十分佩服的。

裴行俭能得李靖看重教导兵法是很多将领羡慕不来的,裴行俭还没有开口你就说他纸上谈兵这针对的是李靖。 李世民闻言不理会他,以长辈的口吻对裴行俭道:“既然是药师的高足应该能看出当前的情形,说说看”裴行俭见李世民考较他也不怯场,再次朝李世民一抱拳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此处必攻,然硬攻损失太大,所以臣愿向陛下请命攻克此寨,而且不用损失过多。 ”裴行俭话一落音周围的将领脸色都变了,心想果然是个纸上谈兵的人,虽然看出了眼下的困境但是把攻克此寨说的那么轻松也太自负了。 当然这些人并不敢说话只是用出气的声音来表达失望之情。 只有李大亮忍不住提醒裴行俭道:“裴家令军中无戏言啊!”点明他太子家的身份。 李世民没有理会这些直接问道:“你要用hu0ya0”裴行俭郑重一抱拳道:“正是用hu0ya0。

”李世民看着眼前把守的越发严密的薛延陀营寨,深吸一口气道:“你且试来。

”“臣遵旨!”裴行俭朝李世民行了一礼然后,扭头对薛仁贵道:“薛将军可否把你的人借我一用,我要把我带来的攻城器械运来。

”薛仁贵闻言恨恨地看一眼薛延陀营盘,便对裴行俭道:“我随你去。

”两人骑着战马从前头退出来,薛仁贵去招呼他的人马,跟着裴行俭回李世绩原来的大营运东西。 李世民知道要等很长时间也调转马头走到一处高地下马休息,其他事情自李世绩等人安排。 于是在薛延陀大营内外就出现非常奇怪的局面,在大营内是列阵以待的薛延陀步卒他们手持弓箭借助有利的地形和营寨栅栏,控制着营地外五十步以内的距离。 唐军就在五十步以外列起刀盾阵,似是随时都要进攻,只是一直都不进攻。 双方兵将距离只有五十步远,都能看清对面的鼻子眼睛可是谁都不越雷池一步。 就这么对峙着,让防守的薛延陀将领十分的郁闷。 “哈哈哈哈!”“懋功果然是兵法大家,这攻心之术真是运用炉火纯青。

”李世民站在高地上看着薛延陀营寨前的情形心情大好。

“臣这些不过是雕虫小技,后面只能看裴大人的了。 ”李世绩谦虚道。 裴行俭和薛仁贵率领三千人直到傍晚才把hu0ya0和投石车运到薛延陀营外。 裴行俭确定投石车安放的地点,就来到李世民所在高地上。 向李世民行礼道:“启奏陛下,因为今天臣带来的hu0ya0有限,不能炸开对方的寨墙只能进行火力压制。 ”众人闻言都是脸色一黑,他们寄予厚望的hu0ya0竟然炸不开寨墙,这不还是要强攻吗“何为火力压制”李世绩好奇问道。

“对何为火力压制”李世民连忙跟着问道。

裴行俭闻言忙道:“回陛下火力压制就是臣可以把hu0ya0包投到薛延陀寨墙内的军阵里,让他们的人不能朝我军射箭,然后我军可以派人去拆他的寨墙。 ”“这很好啊,拆了寨墙咱们就攻进去了。 ”张士贵不由奇怪道。

对于hu0ya0众人虽然闻名已久,但是一直都是东宫的秘密武器,到现在长安城还属于秘密,李承乾和薛仁贵几次使用这些人也都没有看见。

所以众人只知道hu0ya0很厉害可以攻城略地,具体怎么用却没有人知道,一听说可以对付薛延陀营寨里的军阵都已经大喜过望了。 就这一会儿功夫投石车已安装完成,副将来请裴行俭回指挥投郑hu0ya0包,李世民和众将也都跟着前观看。

裴行俭来到距离薛延陀一百步处,看见五架高高地投石车一字摆开,一切都准备妥当,便直接道:“投弹。

”众人就听见几声锤响,然就见一个个黑色hu0ya0包带着“呜呜”的风声飞向薛延陀营寨飞去。 紧接着就斩见薛延陀营寨里“轰隆隆”响,看见黑烟火光闪烁,长弓和一些断肢飞上了天空,薛延陀营里立时混乱起来,哭爹喊地往后逃跑再也没有人记得守营寨的事情了。

李世绩见此脸色发白,半晌想起来需要派人去拆薛延陀的营寨忙去下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