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规范预付款消费市场?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怎样规范预付款消费市场?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预付款消费模式在美容美发、休闲健身等各个行业都非常流行,这样的模式对于商家来说可以快速回笼资金和获得稳定的顾客群体,对于消费者来说可以通过办卡获得一定的销售折扣,这是一项你情我愿的买卖,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关系,否则消费者为什么要支付预付款,特别是金额往往还不小的时候。 总的来看,预付款消费起码必须基于两点:一是,产品和服务让消费者感到可以信赖,二是,劝说消费者进行预付款消费的这个人,必须能让消费者感到可靠。 缺一不可,没有一个理性消费者愿意把钱往并不信任的产品和服务里投,也不会往让你感到不舒服、强迫消费的人身上投。 最近我在一直去消费的美发店剪了个发,发现卡里余额不足了。

“哼哼,你这个金卡,里面只有14块了”,这位店主查询后发现里面只有14块钱,眼神里立马显现出一幅大鱼在即的样子。

“你这张卡要充值了,金卡最少充3000。 ”没等我开口,他已经在试图通过各种威胁的方式来逼迫消费了,“否则这卡就不是金卡了,不能继续享受消费3折优惠”......这让我听了很不高兴,好像剪把头就得消费3000元一样。 “我已经是金卡了,难道卡里钱没了就不是金卡了?我要是就只充这次消费的金额,比如只充一百呢?”在他咄咄逼人的劝说兜售方式下,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一直在这家店消费,所以我耐着性子,问了问。 旁边一帮人一起帮着显示出一幅不屑的神情,好像要提示一下我,我这个顾客是他们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小气抠门的顾客,提出了一个实在匪夷所思的问题,“100?嘿嘿......”“金卡充值不会低于3000元的”。 接着他找出一堆活动推介单,这些推介单上的产品必须是持金卡才能享受,这是他通过利诱的方式要求支付预付款,接下来他一直在说着要充值3000元的必须性,强调充了值才能继续正常消费,否则就什么都不是。

好像这条大鱼不太听话,不愿上钩啊。

强制消费!我感到一是强制消费的无理,顾客只是接受他们霸王条款的各种不合理,二是我一直在这家店消费,他们的这种方式让我破灭了对他们的信任,我感到懊丧和莫名的可惜。

“如果我就付这次消费的金额呢?”他拿起计算器,乘了个倍数,然后说148元。

“剪个头发148?这都可以做一次头发了”,莫名的火气已经上来了,是的,他在挟持消费了。

“对啊,你不是会员,剪头发就是按照这个价来了。

”“好吧,那我下次来,换个人跟我结算吧,反正我经常过来,也不会赖你们的账”,说完我就大踏步准备出门了。

他在身后各种叫唤,好像大鱼即将逃离,他在发出信号。 旁边的理发师匆匆赶上来说,“你要不少充点,月底了,帮帮我们冲冲业绩吧”。 “我今天就不想充,不过和你没关系,你没有任何问题”,我对着理发师说。 “看着你劳动的面上,那我就付这148吧。 不过,这种方式我很不喜欢”。 我折回去,付了这次的消费款走了。

这个案例,我想大家在预付款的经历中一定经常会碰到,甚至强制消费的力度更大,火药味更浓的都有,有的店家当时通过各种哄骗方式,诱惑消费者付款后,拿到款项,服务态度马上晴转阴,或者对产品和服务偷工减料的都有,我不禁在想,预付款消费,似乎并没有任何明细法规可循,任何商家都可以自行设置一套最利己的规则,比如,顾客曾经是金卡会员,当他消费完了上次的金额,是不是就相当于就销户了,要享受金卡折扣的话,就必须按照原门槛重新充值,是不是任何店都有权设置这样类似的消费规则?一旦这些店一朝关门大吉了,消费者是不是也要跟着买单,接着又怎么维权?接着,笔者查询了一些预付款管理规章制度,大多过于笼统,范围和领域也比较单一,缺乏强制性,对消费者来说也没有真正起到有效的保护作用。

预付款管理相关规范的缺失,让商家堂而皇之地享受着预收款的专利,而对此能承担的义务却相当有限,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看,消费者和预收款商家之间的地位是不平等的。 消费者预交了一笔款项,接下来每天都可能面临被迫跟着买单的风险。

实际上这样的风险和不稳定性,本来也会让顾客和商家之间存在着猜疑和间隙,建立一个具有公信力和可行性的预付款管理规则可以让消费和被消费的关系变得更加愉快。

那么,怎么建立预付款市场具有公信力的规则呢?一、对开展预付款业务的商家建立征信制度既然预付款交易本来就是基于信用产生的,那么,就应该对商家授信评级,达到授信资格才能开展预付款业务,这个授信需要有政府监管部门或者其他相应的社会机构作出,消费者仅仅依靠自己的感觉是不能有效辨别良莠的。

二、依靠第三方支付平台商家和消费者之间依靠第三方平台(比如金融机构)完成资金的支付,由商家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内支付一定的保证金,相当于是建立了信用担保,资金收付都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来完成。

这样,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相互有了约束和制肘,商家必须要完成自己承诺的服务才能取得相应的报酬,也能驱动其持续提升服务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