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团队需要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你的团队需要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安妮特·西蒙斯在《你的团队需要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中说: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商业王国强调互联网思维和大数据,而将故事边缘化成一种宣传工具。

  但在团队中,每个人不仅仅是依靠数据和规则运作的零件,工作同时也是情感经历,正是这些经历左右着我们工作方式和工作目的。   我们在团队内试图进行沟通、协调、说服、辩论等时,情感是个重要因素,而团队对外进行沟通的时候,亦是如此。 注意到这一点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将故事思维重新引回商业王国。

  故事可以是一种价值观  比如团队里因为业绩完成率争吵不休的时候,我们可以讲一个“我们为何在此”的故事,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只是为了过完这一天回家睡觉,为了无休止的争吵却毫无进展,还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 这样的故事可以有助于我们回归本心,将团队成员的矛盾转化为针对问题。

  故事可以是一句话  故事其实不只是一种营销技巧,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故事就是将事情编造一下讲出来,怎么吸引人怎么编,洋洋洒洒讲一大篇,这绝对是一种误解。   故事可以只是一句话:我在时间尽头等你  故事可以是一张照片  故事亦可以是一张画、一件雕塑,甚至一个眼神。

  故事可以帮我们管理预期  经济学家史蒂芬·列维特(StevenLevitt)所写的《魔鬼经济学》一书就充满了利用读者情绪联想的故事(例如,“为什么毒贩总是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和“房地产**商和三K党的共同点是什么”),以此轻松地让自己的数据在读者脑海中形成了生动的画面。   列维特在刺激感官和情绪方面可谓是大师,他将其和自己提出的问题、找到的答案相互关联。

我曾在一个建筑业会议上听过他的发言。 他在现实中讲述故事的本领甚至超过了书中的叙述。 他以一个我称为“我理解你”的故事开场。

这个故事放出了一个可靠而又鲜活的感官诱饵:放屁。 观察他是如何用生动而具体的细节来推销自己的故事的。   经济学家最近做出了一项调查,这样问道:“一个经济学家最应具备的技能是什么?”70%的人回答称“精通数学”,只有2%的人回答“十分了解经济的应用知识”。

[此处应有笑声]  我数学成绩并不好。 我最近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我的数学老师德雷克塞尔先生还记得我的名字。   他说:“就是你在本来是五分制的微积分考试上拿了两分吧?”  我不情愿地回答道:“是的。

”  很显然,我的分数是他所有学生中最低的……有史以来最低的。

所以他才会记得我。

  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第一堂数学课上,我问一个同学说:“嘿,这个曲线d和直线d之间有什么区别啊?”  那人满脸同情地看着我说:“伙计,你麻烦可大了。 ”  我和同学间的差距太大,根本不可能赶上他们。

我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办时,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跟我讲的一个故事。

他当时在上医学院,他的导师并不看重他。 显然,他的天资也并不是那么出众。

我的祖母对父亲说:“列维特,你在医学研究方面并没有什么天赋。 你有两条路可以走。

你可以选择最热门的领域进行研究,努力和人们一较高下,或者,你可以选择一个无人涉足的领域,然后独领风骚。 ”  于是,我的父亲就此选择了专修“肠道气体”。 实际上,他最终成了知名的“屁之王”。

我用心记下了他说的话,然后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位置。

《魔鬼经济学》之于传统经济学,就像是“肠道气体”之于传统医学一样。

  列维特讲述了一个我们都有过的感官记忆:高中数学课。 听众的记忆中会闪现出他们高中数学课的场景,这是一个在场的人肯定都有过的经历。 我记起的自己数学老师叫杰克逊先生。

(你的数学老师呢?)  列维特的故事十分讨喜,并且先发制人,打消了人们认为他在数学方面有过人天资的想法。

他确立的那种反数学的经济学类型,与那些理论派的经济学相比而言,确实更有趣,甚至可能更高级。 将他的父亲描述为“屁之王”则调动了我们儿时体验过的情绪、声响、气味,勾出了我们内心的童趣,有人提到和放屁有关的事时,我们总想窃笑。   通过这个简单的故事,列维特激活了听众的想象,阐释了自己的观点,并且引导着听众的预期,一步步走向自己设计的方向。

激起听众的兴趣后,再拿出准备好的内容,这样一来,满足听众的期望值就变得更简单了。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