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烫红肿的手臂随笔

  27、稍纵即逝纵:放;逝:消失。稍微一放松就消失了。形容时间或机会等很容易过去。  28、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29、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另一方面,宗教由内心信仰层面转化为盲目迷信阶段,即使在科技化信息化的今天,宗教与迷信仍旧有着密切的联系,宗教甚至成为迷信的宿主,特别是对于一批受过高素质教育人才,将宗教与迷信彻底等同起来,从“自我”转变为“失我”。

一只烫红肿的手臂随笔

  晚上,不知道哪来的一股烧茄子香味儿,飘进我家客厅,我深深嗅了一下,忍不住叨唠一句:“真香啊,好久没吃烧茄子啦!”  老爸听了先是一愣,随即放下手里的活,挽起袖子,向厨房走去。

  谈起老爸,那没得说了,对我就是一个字——“爱”。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一点不假,老爸对我的爱是不能用言语说得清的。

同样老爸也是我前世的情人,他住在我的心里,比山高比海深,搬不动挪不走,一住就是一辈子。

在我的眼里,他是让人崇拜的智者、专家、魔术师,甚至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他像一颗参天大树一样为我遮风挡雨,使我感受到无所不在的安全感……  “宝贝,别急!老爸一会就给你做好!”听到老爸这熟悉的声音,我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冒着热气鲜香的烧茄子,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嘟囔着:“快点呀,我快饿死了!”  很快厨房传来刀切茄子块的声音,紧接着滋滋的声音,一股浓浓的油香味儿顺着门缝挤进了客厅。

  “哎呦……”只听厨房内一声喊叫。   “老爸,什么情况?”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厨房,老爸背对着我连声说:“这里呛,快出去,没事没事。 ”  10分钟后,老爸喊道:“烧茄子出炉啦!请宝贝自己来端。

”  我兴冲冲地跑进厨房,台上放着一盘子冒着热气的烧茄子,金黄的茄子冒着油滋滋的气泡儿,几片绿色青椒镶在其中,黄中带绿,美不胜收。

我忍不住捏起一块塞进嘴里,哇,好烫啊!  “快,吃饭了!”我大声喊道,老妈来到餐桌前,老爸却迟迟不肯露面。

  “老爸,快来啊!快来啊!”依然不见出来。   我轻手轻脚进入厨房,想像小时候一样蒙住他的眼睛,让他猜猜我是谁?  当我一开门,顿时惊呆了!老爸一只烫着红肿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