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姑娘……”穆铁燕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你就是嘴硬心软,其实您最放不下王爷。 ”洛清歌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轻笑了一声。 是啊,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根本放不开那个人。 “陆通,他伤得如何?可能受得了长途跋涉?”洛清歌问道。 “王妃,依属下看,您在南疆等着就好,属下会和那边联系的。

”陆通眼底闪过一丝的狡黠,暗暗地摇了摇头。

“这怎么能行?”她还是坚持要走。 正说着呢,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王妃,奴婢来送姜汤了。 ”随着娇滴滴的声音,大殿中走进来一位宫女,手里端着托盘。 那宫女一直低着头,双眼却是不停地暗暗观察着殿中的情景。

洛清歌挑眉看了她一眼,问道:“谁让你送来的?”“是皇上命奴婢送过来的。 ”那宫女似乎顿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回道。

“哦?是皇上送来的?”洛清歌端起了姜汤,缓缓放到了嘴边。 忽然,她鼻子暗暗地吸了吸,眼眸微挑看向了那宫女。

只见那宫女一双眼睛正殷切地看着她,喉咙似乎紧张地吞咽着。

“这真的是皇上让你送来的?”洛清歌盯着那宫女问。 “是,是的。 ”那宫女在洛清歌的瞪视下似乎有些慌乱,她微微点了点头,“奴婢去回禀皇上了。

”说完,她踩着小碎步,很快地离开了。 她走后,洛清歌冷嗤了一声,放下了姜汤,“铁燕,去倒掉!”“啊?”穆铁燕愣了一下,“姑娘,有什么问题吗?”“哼!”洛清歌冷嗤了一声,“这姜汤里放了夹竹桃,就是慢性毒药。

有人啊,想要置我于死地呢!”“啊?”穆铁燕愣了,“她……她不是说皇上叫她送来的吗?难道是她假传圣旨?”“不行,让奴婢去追上她问个清楚。

”穆铁燕可咽不下这口气了,她恨恨地说了一句,起身就要走。

“回来!”洛清歌赶快抓住了她,“别去问了,你就是不问,我也猜到是谁做的了。

”“姑娘知道是谁?”洛清歌讪讪一笑,“在这宫里,谁最希望我死啊?”穆铁燕眼眸转了转,忽然恍然大悟,“您是说……那个昭公主?”“哼!”洛清歌冷哼着点了点头,“我们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就算我不想招惹她,她还是忘不了我。 ”“姑娘,不能这么饶了她,我们去找皇上去。

”“算了,反正我们明天也要走了,就先放过她吧,最好别让我再见到她!”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 “姑娘,你真的要走啊?不在南疆等着王爷了?反正他们都要来南疆了。 ”“不是不等了,是去迎他们,我真的不放心……”洛清歌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王妃,我们苏公主有请。

”紫苏?洛清歌点了点头,冲着殿外说道:“好,我马上就去。 ”临走之前,她必定要去跟紫苏道别的。 于是,洛清歌带着陆通和穆铁燕,出了大殿。 来到洛紫苏的宫殿门前,有人拦住了陆通和穆铁燕。

“两位在外面等吧。

”“嗯?”洛清歌看了看那侍卫,心里暗暗划魂,她不是没来过紫苏的宫殿,也没被人拦过侍卫啊,今天是为什么?她站在殿门口,没有动。

“王妃,请吧,公主就在里面。

”门口的侍卫做了个请的手势。 洛清歌点了点头,“本王妃先去个小解一下。 ”说着,她拉着穆铁燕就走了。 “铁燕,我觉得有问题……”“那怎么办?”穆铁燕问了一句,拉了拉洛清歌的衣服,“咱们趁着小解回去吧。 ”“不。 ”洛清歌冷笑了一声,“不如虎穴,焉得虎子?我倒是想看看,这紫苏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某丫头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冷意,如果紫苏真的对她不利,那么她可以死心了,再也不会认这个妹妹了。

“可是姑娘……这太危险了。

”穆铁燕摇了摇头,着实不想洛清歌担风险。

洛清歌握住了她的手,“有你和陆通在,怕什么?如果我进去一刻钟还不出来,你们就闯进去,出了问题我担着。 ”“而且,你家姑娘还有独门武器哦。 ”她冲着穆铁燕眨了眨眼睛。

拗不过洛清歌,穆铁燕只好嘱咐了一句,“那……姑娘可要注意啊。 ”“嗯。

”洛清歌点了点头,从净房里出来,进了洛紫苏的宫殿。

殿中很安静,安静的出奇,这让洛清歌从心底生发出一种不安的心理。 “紫苏!”她唤道。

偌大的宫殿只听到回声。

“紫苏,你在吗?”她又问。

这时候,屏风后面微风一动,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你是谁?”瞧着面前一身黑衣、头戴斗篷的人,洛清歌防备地后退了一步,问道。 “你猜。

”那人开口说话了,却是个男人。 听语气,这男人似乎跟她挺熟。 “阁下藏头露尾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 ”洛清歌还在后退。

然而,面前那黑影一动,眨眼间就来到了洛清歌的面前,“清歌,有没有想我?”“你……”听到这个声音,洛清歌整个人都颤栗起来,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最不想见的那个人。 “墨宇轩,你好大的胆子!”洛清歌挣扎着,奋力说道:“你不在岭南安分守己悔过自新,居然跑到南疆来惹是生非,你还真是有胆子!”“清歌,我的胆子有多大你还不知道?”墨宇轩冷嗤了一声,若不是他威胁段云昭,他怎么可能被段云昭私下带回来?“你就不怕皇上得知你的行踪加重处罚你?”洛清歌眼眸一暗,恨恨地踩了墨宇轩一脚,趁机跳开了。

“反正本王已经这样了,重罚又如何?所谓山高皇帝远,就算父皇重罚我又能如何?”他算是想明白了,在岭南这地方,他说了算。 不过,他可不想一直待在岭南这里。 所以,当段云昭气呼呼的跟她说洛清歌也来了南疆,他心里顿时又升起了希望。

谁不知道父皇就听皇叔墨子烨的啊,只要抓到了洛清歌,就不怕皇叔不就范。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