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孙权(四 用人篇 5不没全琮之功)

话说孙权(四 用人篇 5不没全琮之功)

  汉建安二十四年,刘备使关羽围攻襄樊。 全琮上疏给孙权,说明可以讨伐关羽的理由和计策。

这时孙权已经同吕蒙暗中商议好了袭击关羽的办法。 为了不使事情泄漏,孙权把全琮的表奏压着,没有作任何回答。

  等到擒获关羽,取得胜利,孙权在公安置酒庆贺,这时他对全琮说:“你以前陈述讨伐关羽之策,我虽然没有回答,今天的胜利,你也是有功的。

”于是封他为华亭侯。

  全琮献策,众人都不知晓。 袭取荆州的过程,全琮也未参与。 而孙权商定夺取荆州的计划是在全琮上奏之前。 从实际效果来说,全琮献计并无什么功劳,孙权如果不表彰他,全琮也不会自以为有功。

  然而孙权不没全琮之功,还封他为侯。 这固然是他待臣下厚道,更体现出他用人高明之处。

  为什么这样说?这种做法不仅对全琮是一个激励和鼓舞,对众臣都是一种积极的导向:只要他们为国事尽心尽力,不论其实效如何,主上都是知道的,并且会给以很高的奖赏。 既然如此,他的部下怎么会不竭力效命呢?  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孙权时时考虑的就是如何使众人乐于为国家,也就是为他尽忠效命。

他在这一方面确实做得很出色。

吴国能够不断得到开拓和发展,是同孙权这一方面的努力分不开的。   秦末楚汉相争,本来楚霸王项羽很有优势,但他在论功行赏方面很是吝啬,封赏将士的印信在他手中都快磨圆了,还舍不得给人。

于是将士不肯用命。 这是他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读史读到这里,我很难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同巴尔扎克小说中的吝啬鬼葛朗台的形象融合在一起。 但实际上这两种特质确实可以结合在一个人身上。 历史上的真实人物总是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一些。

  同项羽相比,孙权才是真正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

该慷慨的地方他是决不吝啬的。

  看到孙权不没全琮之功,将古人比今人,我很为今人感到惭愧。

别的领域我不太熟悉,且说说学术研究这一块。

看似一方净土,其实也有很脏的地方。 欺世盗名者不乏其人。

  胸无点墨者,公然可以充当一本本专著的主编、主撰人,贪他人之功为己有,因其手中有权或有钱。

当然,这也是因为有那些自甘堕落,主动把自己的东西送上门,署上头头或大款的大名,以求得到提拔、照顾和好处的文丐们。

这两者互为狼狈,很难说谁更无耻一些。

  这两种人又很可怜。 他们都不是学问中人,又要在学术界混,只能这样把学界当官场或商场。 你说他可怜,他反过来还可怜你,说你不识时务,终没有他过得实惠而又左右逢源。 他也自有他的道理。   其实谁都不用比,只要比一比古人孙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