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五章 讲官福利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五百四十五章 讲官福利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延潮用金尺讲书压好,方才何洛文讲书,现在论到林延潮讲经。 林延潮与小皇帝要讲的是,尚书里的尧典。

尧典在今文尚书里,是将古文尚书中的尧典和舜典糅合作一篇。

与私塾里先生教儒童不同,日讲乃讲官教授天子,更侧重于帝王之道。 明朝的儒臣认为,圣主贤臣,治天下之大经大法,具载六经,故而要讲经。 而四书里大学与五经里的尚书,被认为最切乎于圣学的。 所以这两篇也是日讲官必讲的篇目。

尽管林延潮所作的尚书古文注疏,在朝野民间有很大的争议。

但用‘通经大家’四字来形容林延潮在古文今文尚书上的造诣,却已是为天下读书人所公认的。

按照规矩林延潮手持指书牙签,与天子先讲读五遍尧典。

林延潮讲数句,天子合数句。

身为讲官林延潮在讲读时,首先不可夹杂着乡间口音。

幸好作为从小学习各种言语的穿越众,林延潮掌握这个时代官话并不难。 若换了其他同乡,那可就悲催了。 要不为何‘胡建棱’出身的官员,那么难晋日讲官?这口音是一个很大问题。

历史上叶向高要充皇子的侍讲,但首辅沈一贯就说了,叶向高说起话来,土腔土语,语音不准,这等人不配教诲元子。 这点就算到了清朝也是一样,据说林则徐担任封疆大吏后与道光皇帝聊天,需要在一旁配上两个翻译才行。 没错,是两个翻译,不是一个。

此外就是讲官讲读时要声音洪亮,曾有一位黄姓日讲官与天子进讲时,声细而哀,无一字可辨。

皇帝满脸黑线的听完以后,对亲信摊手道,听这位黄前辈讲书,恰似哭了一场。

左右都是窃笑。

讲官最忌就是在天子面前误读,其中讲章内的字音不能有错,句读也要无误,讲前需与讲官同僚校勘后方能进讲。 但这些对林延潮而言都不是难事。

林延潮将尧典讲读五遍后,就是直说大义,用通俗的语言讲经。 林延潮先将指书牙签取起,然后对坐在御座上的小皇帝道:“陛下,方才何讲官所道的大学为圣贤修己治人之要道,而言臣所讲的尚书尧典为千圣相传治天下之大经大法,舜典犹为切要。 ”小皇帝问道:“林中允,为何书经以舜典为切要?”方才讲读时,小皇帝除了跟读外,不能说他言,到了讲官言大义的时候,小皇帝方才可以问难。

林延潮道:“先王之学,尧传舜,舜传禹,禹传汤,为口口相传,圣圣相继。 尧典道得就是尧舜两名先王之事,陛下欲求圣王之道,先穷先王之学,而穷先王之学,当追溯本求源,由此而始。

”听林延潮这么说,张居正,张四维等人都缓缓点头。 小皇帝则是恭敬地道:“林中允请讲!”下面林延潮开口解经,其实解经的内容,都在给内阁看定的讲章上写好了。

除了天子问难外,林延潮很难有自我发挥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林延潮也是将自己学识,都融入到这样板文里。 林延潮最擅长旁征博引,经文里引经据典是信手拈来,小皇帝听得是津津有味,不住相询。

不过一旁的张居正,张四维,何洛文都是皱起眉头来。

一般讲官治舜典,都是往四罪五刑五典,辩礼辩刑上着重。

而林延潮在回答天子询问时,没有往这方向上靠,而是专捡典籍里奇事来说。 这样说来固然显得林延潮学识渊博,天子听得也是很感兴趣,但却脱离教化之用,把天子拽至明白先王之道的正途上。

但日讲之上,大家也不能打断,就听着林延潮如此讲的。 直到一旁正字官上前道:“陛下时辰到了,请进东暖阁憩歇片刻。 ”小皇帝方才点点头,罢了向林延潮继续相询的念头。 见天子如此喜欢听林延潮讲读,张居正与张四维都是对视一眼。 小皇帝笑着道:“也好,两位讲官辛苦了,先下去用些酒饭,一会再与朕进讲。 ”“谢陛下恩赐。

”林延潮与何洛文都是向天子一躬。 下面小皇帝离了御案,走至后殿,而张居正,张四维两名阁臣也是陪小皇帝进入后殿。

林延潮目送小皇帝走至后殿,按照日讲的规矩,自己与何洛文一会可以去文华门旁吃个早饭,顺便休息个一会。 但小皇帝却不得空闲,他进后殿东暖阁后,司礼监会将各衙门章奏进呈御览。 小皇帝要边吃饭边批改奏章,如果对政事有所疑难的,就随时召在西暖阁等候的两位阁臣咨问。

批改完奏章后,小皇帝又要接下去,让讲官进文华殿继续日讲。

林延潮不由感慨,当个皇帝也不见得那么幸福嘛。

天子离了御案后,林延潮与何洛文一并出了文华殿,来至文华门廊下用饭。 两张红漆桌案摆好,几名内官在那忙碌着,在桌案下各摆了炭盆,升起炭火来驱寒。 林延潮不由替小皇帝细心周到,心底感一阵阵温暖。 一旁内官向何洛文,林延潮行礼道:“见过何先生,林先生。

”二人点了点头于廊下就坐。 内官先向何洛文问道:“何先生,今日还是喝羊乳吗?”何洛文矜持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闭上眼睛休息。

林延潮一听不由大喜,这,这里竟然还能点菜的。 一旁内官向林延潮问道:“敢问林先生用些什么呢?”林延潮先止住点菜的欲望,而是问道:“这讲官酒饭,不是由光禄寺办的?”内官闻言不由失笑,声音听得有些尖尖的。

然后内官道:“林先生有所不知,原先日讲宴席都是由光禄寺承办的,但数年前,陛下言光禄寺整日只会白水煮丁肉,几位先生如何能吃得好,吃得饱?之后陛下下旨,讲官酒饭由御厨一并承办。

”林延潮听完,心底那个感动,居然能吃到御膳,真太有口福了,这个日讲官当的不亏。

林延潮当下毫不客气地问道:“今日都有什么菜?尽数与我道来。

”听林延潮说完,一旁何洛文睁开眼睛,白了林延潮一眼。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