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向宏:“小三大战”与中国公众人物的说话(可编辑)doc下载

吴向宏:ldquo小三大战rdquo与中国公众人物的说话年月日: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吴向宏雷军和周鸿祎是我一向佩服但并不欣赏的两位信息科技产业企业家。

佩服他们的业绩但不欣赏他们做事的方式。

而他们两位之间据我所知则是一贯互不佩服。 最近几个月两位间的互不佩服激化为唇枪舌剑互相攻击对方的产品乃至人品。

因为引发两位争论的是小米手机和酝酿中的手机有好事者把这场口水战简称为ldquo小三大战rdquo。 几天前这场隔空缠斗以周鸿祎发出ldquo到朝阳公园见面rdquo疑似约架决斗的微博达到一个阶段性高潮。

在欣赏一场高水平的大佬对骂之余也有不少人感慨说知名企业家应该自重身份不要骂街希望有人能出面劝劝双方熄火等等。

雷周之争会不会听劝熄火?认识这两位多年的某友一语道破:ldquo这是他俩做生意的主要模式劝不动的。

rdquo的确ldquo负面rdquo的广告即以大肆攻击甚至抹黑竞争对手为目标的广告虽然非常野蛮原始但也非常有效。 不过周雷两位大腕可能未必清楚的一点是:有研究表明这种负面广告的有效性是双面的也就是说它对攻击者和被攻击者都具有提升销量的作用。

很多学术研究和社会实践证明:恶意乃至恶毒攻击对手的言论通常不会改变双方已有支持者的观点反而会使之更加强化。

张三每痛骂李四一次张粉们固然会欢呼ldquo正义得到伸张rdquo而更踊跃地支持张三但李粉们也会痛心ldquo正义受到侮辱rdquo而更热切地支持李四。 这里的张三和李四你可以随意替换成雷军和周鸿祎罗永浩和方舟子或任何江湖骂战的参与者。 与此同时骂战往往会吸引中间分子的注意力让他们从漠不关心到收集信息到积极参与最终会自动站队占座成为其中一方的粉丝。

所以骂战不会动摇双方的基本面只会让双方的粉丝群都不断扩大。 以骂战来吸引眼球的负面营销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层次:最高层次当然是周雷大战这样两位江湖大佬斗下三滥之法于紫禁之巅代表着邪派武功的最高成就。

低一点层次就是当年的宋祖德那样追着比他身份地位高的名人痛打虽然有自拉自唱之嫌但只要名人回嘴就算上垒得分了。 前两天刚刚发生的雪豹日化状告苹果侵权案大致就是这个套路。

再低一个层次类似于三流娱乐明星的伎俩就是左右互搏先自己放出一个ldquotimestimes出了绯闻rdquo的新闻然后再一本正经地出来流着泪ldquo澄清rdquo。

最后一种就是真正的自伤把本人变成争议话题比如芙蓉姐姐和凤姐。 老实说这最后一种虽然最低俗但也最辛苦、最本分。

负面营销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大众对坏消息总是比好消息给予更多的关注。 道路上发生了车祸或邻居家传出吵架声每个人都忍不住要瞟上几眼。 所谓ldquo坏消息才是新闻rdquo。 西方商业化媒体在市场中迎合受众口味慢慢下来连严肃媒体也倾向于报忧不报喜而不那么严肃的媒体更堂而皇之每天以小三出轨、父子乱伦之类恶俗新闻抓人眼球。 宗教家和道德家或许认为这反映了人性中恶的一面不过有些科学家有不同的解释他们认为这是人类进化的遗留。

原始人类生存环境恶劣整天走霉运为此而养成了高度关注坏消息的进化基因以便一有风吹草动就赶快逃命。

无论内在原因如何必须面对的现实就是:只要人性不变恶俗营销就会大有市场。

不过人类毕竟是一种(也是地球上唯一)追求超越自己物种本能的物种。

你说这是神性感召也好是生物进化方向也好反正我们每个人总是会有那么多多少少的一些时刻产生出让自己变得更善良、更文明的欲望。

媒体可以热衷于抓人眼球大众不妨热衷审丑但是像周鸿祎、雷军这个层次的企业家作为功成名就的公众人物难道不应该把自己视为社会文明的较高标尺来点稍高一些的人生追求?毫无自我约束地在公共舆论空间里乱泼脏水肆意骂战这和普通公民在楼道门口乱扔垃圾的坏习惯其实没有分毫区别或者更为恶劣。 少卖几部手机周总雷总不还是比普通人富成百上千倍的大款么?就那么舍不得?当然作为一个现实主义的商人我承认精英们的道德感也是靠不住的。 现实地说中国人毕竟进入现代商业社会较晚在公共空间公开骂战的历史也比较短大家对骂战上瘾就更是可以理解。

最关键的一点我认为许多公众人物是真心认为骂战有效、能够让对手有所损失的。 等到大家骂了足够长时间后也许总有一天会发现:韩寒的代言费越骂越高罗玉凤被大家骂到了美国而周鸿祎和雷军的生意越骂越红火helliphellip也许大家终会醒悟到骂战不过是在给对手进行免费的负面营销。

到那时候出于利益考量也许中国的公众人物们能够学会心平气和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