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胜败无常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胜败无常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通天邪主蓦地从马背上飞出,整个身子悬空在山间,厉声吼道:“快叫丰雪怜那个贱妇出来,不然本座将你们雾灵派夷为平地。 ”那些雾灵派弟子听到圣母名声受辱,全都挥着长剑冲过来。

契丹士兵不甘示弱,纷纷扬着大刀杀将出去。 通天邪主眼见雾灵派弟子靠近,双手悬在胸口,嘴中念念有词,猛地使出通天动地之功。

领头的那几个雾灵派弟子并未见过如此威力的功夫,此时都不回避,仍然朝前猛冲,却被一阵强烈的掌风掀出几丈开外,个个筋骨断裂,口吐鲜血而死。

其余的雾灵派弟子见同门惨死,除了悲痛之外,更多的是对通天邪主的痛恨。

她们来不及拖走同伴的尸体,已与契丹士兵交上手。 通天邪主一掌立威,又连连使出神功,从阻挡在眼前的雾灵派弟子中间杀出一条血路。

他踩着对方的尸体,不顾四周众人相互间的厮杀,不慌不忙地走进雾灵派大堂。

堂中只有十余个握着长剑的紫衣女子,个个相貌俊秀,实为世上少有的佳人。

通天邪主见众女子对他怒目而视,他却并不生气,心中生出怜香惜玉之情,哈哈大笑道:“各位美人,见了本座,还不赶快下跪?本座可以饶你们不死,兴许会把你们连同丰雪怜一起献给圣上做妃。

”其中一个紫衣女子道:“我们不会给契丹的走狗下跪,你尽管出手吧。 ”话音刚落,另一个紫衣女子补充道:“通天邪主,你想把雾灵派赶尽杀绝,终有一天会得到报应。

”通天邪主此时已经怒不可遏,他已将怜香惜玉他紧握双拳,牙齿在口中咯咯作响。 雾灵派大堂虽然宽敞,却不适宜使用通天动地之功。 他朝堂内打量一周,突然灵光一闪,迅速俯下身,拾起地上的鸡毛掸子,挡在胸前,飞身朝那些紫衣女子奔去。 那些雾灵派弟子来不及思索,扬剑来斗,只听叮叮几声巨响,已有四五人手中的剑断成两截。 原来通天邪主以鸡毛掸子为进攻的武器,将体内的真气释放在其内,因此可以所向披靡,将对手打个触不及防。 那几个失了长剑的女子连忙退后,其余人等再次向通天邪主围过去。 其中一个紫衣女子大叫一声:“快使出燕云剑法。 ”众人若有所悟,连忙变换招式,十余把长剑全都刺向通天邪主的死穴。

通天邪主心中一惊,连忙飞身试图越过剑阵。

那些紫衣女子岂会甘心,通天邪主身子移向何处,长剑便接着伸过来。 通天邪主,双手难敌众人,如若护着身前的穴道,背部的穴道便暴露出来,反之亦然。

那些紫衣女子不敢有丝毫懈怠,全都围着通天邪主转圈,一旦时机成熟,便长剑出手了解这个大魔头的性命。 通天邪主挥着的鸡毛掸子,头上竟然露出了汗珠。

他不敢停住脚步,也不敢分心使出通天动地之功,心中焦虑不已,只盼门外的契丹士兵可以攻进来。

恰在此时,有七八个契丹士兵破门而入,打乱了大堂内势均力敌的平衡。

通天邪主突然将手中的鸡毛掸子击向对面的紫衣女子身上,对方连忙缩回手中的剑自卫。

通天邪主趁机使出独门绝技,将大堂的楼顶击出一个大窟窿,自己则迅速从楼顶逃出。 那些紫衣女子心中连连叹息,对那几个契丹士兵恨之入骨。 那几个契丹士兵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已被紫衣女子的燕云剑法击的七窍流血而死。 众人正欲出门追杀通天邪主,却发现整个房屋晃动起来,横梁木瓦全都跌落下来。 通天邪主此时正站在楼顶,接连使出通天动地之功,将雾灵派大堂拆成一片废墟。 除了其中三人及时出来,其余十余人全都葬身在通天邪主的掌下。

通天邪主重回马背上,心想绝不能让刚才受困燕云剑法之事传出去,于是疾声下令道:“各位契丹的勇士,务必将雾灵派斩草除根,不可使一人漏网。 ”其余的雾灵派弟子正在厮杀中,突然听到大堂轰然倒塌的声音,心中悲愤不已,此时虽然手握长剑,竟然全无斗志,仍凭契丹士兵屠戮。 契丹士兵杀得红了眼睛,虽然面对的是一群弱不禁风的女子,杀起来仍不手软。

眼看雾灵派即将覆亡,突然从不远处传来阵阵巨响,滚滚白烟从山顶升起。 那些契丹士兵被这些声音惊呆了,个个望着通天邪主,不知所措。

那三个紫衣女子在雾灵派待得较久,见此情景,已知缘由,此时振作起来,大声叫道:“各位姐妹,圣母回来了。

”此时雾灵派一百余人中只剩下不足五十人,她们听到丰雪怜回来,心中燃起了希望。

这三个紫衣女子都知道炸药的威力,连忙补充道:“各位姐妹,我们快撤。

”话音刚落,已有一块巨石袭过来,将五六个契丹士兵砸成肉酱。

雾灵派弟子熟知山形,一时之间全都隐蔽起来。 契丹士兵仓促间不知回避,全都向山下逃命。 通天邪主突遇变故,契丹士兵又军心涣散,他来不及下令,自己乘着快马,不停地使着鞭子,疯狂地朝雾灵山下驶去。 山顶的巨石连绵不断地飞下来。 契丹士兵不顾同伴生死,关键时刻都急于逃命,被砸死、踩死者数百人,竟无一人活着离开雾灵山。

通天邪主在山下苦等半日,没有遇到一个契丹士兵,他心中纳闷,便寻着山路往山上走,沿途尽是契丹士兵的尸体。

他心中略有愧疚,心想:“萧不可和契丹士兵都丧生瀛州,倘若圣上和萧瀚问起来,我总是难以应付,国师之位恐怕难保,需想一个法子将功补过才行。

”他小心翼翼地前行,行到半山,感觉腹内空空如也,于是减慢脚步,寻到一颗大树背后,取出干粮吃起来。

吃毕,又坐下身来,盘着腿调理气息。

今日之战,已经消耗他太多精气。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