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回 小姨的照顾

第一百八十八回 小姨的照顾

分钟后,救护车和警察都来了,虽然现场并没有人员受伤的却有四人,这四个人中,一个是四楼卧房被顶上天花板掉下来砸伤的,两个人是凶手逃跑时打伤的,而另一个便是杨默,杨默的双腿不但软组织受伤,而且左腿被一块弹片射中,虽然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对正常人来说,那已经是不小的伤害了。

\\\杨默伤口处理之后,住进了一间单人间病房,当天晚上,警察为了不影响杨默休息,并没有立即来做笔录,病房里,就剩下刘思怡一个人陪他。

为了不让秦枫父母担心,刘思怡并没有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只是说在外面遇到点事情,要明天晚上才回来。 挂了电话后,刘思怡把目光投向杨默,关切道:“小枫,腿还疼吗?”杨默笑笑道:“本来就是一点小伤,没什么疼痛感。 ”“还小伤,都四五厘米的口子呢。

”刘思怡把一杯温开水递到杨默的旁边,“喝点水吧。

”杨默接过水杯来,喝了一口,感觉开水竟然是甘甜的,在他记忆里,小姨上次这么照顾自己,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自己重感冒发烧,小姨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给予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

那之后,他因为当兵离开了东海,就算偶尔生病,小姨也没有机会照顾他,而他成为杨默后的两次受伤,第一次,小姨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他受伤的事情。

而第二次小姨虽然知道了他地身份和受伤,但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却是不方便去蓝月小区照顾他。 虽然那几次也有美人儿照顾自己。 但是那毕竟是好朋友,而刘思怡就不同了,她可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啊,自己地每一个眼神和动作,她都能够心领神会,有她在身边,自己就能感觉到一阵浓密的情意。 杨默把水杯放到床头,见刘思怡神色有些恍惚,知道她是在担心宾馆里发生的事情,忙伸过手来。 搂住她的肩头,柔声安慰道:“思怡,事情都过去啦,你也别担心了。 刘思怡双眼充满了凄然,轻轻点头道:“小枫。

我知道,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事情原委。

”她确实很想不通这件事情,明明是一件认亲的好事。 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杀人灭口的惨剧?杨默道:“这事情应该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简单,我们还得慢慢琢磨。

”“小枫,我看我们以后还是别掺和这件事情了吧,免得又惹来麻烦。

”刘思怡心有余悸地说道,“这次要不是你,我恐怕……恐怕早就没命活了。 ”杨默可没有想过就此了解这件事情,他是一个喜欢追查究竟的人,而这次事情又关系到了小姨的身世和安危,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他紧紧握住刘思怡的手,柔声道:“思怡。 有我在你身边,任何事情都不要害怕……。 ”“恩,我知道。 ”刘思怡沉吟一会。 说道:“小枫,我总感觉。

我亲生父亲并没有像我妈说地那样早逝,他确实还活着,只是……,只是我妈对他完全是死心了,所以才不把他的真实情况告诉我。

”说到这里,她脸上又划过一丝幽怨,要是父亲早逝也就罢了,但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什么伤害母亲的事情,那母亲和自己就实在是太可怜了。 杨默早就有了这样的猜测,不过为了不让刘思怡伤痛,他还是安慰道:“思怡,别胡思乱想了,或者事情另有隐情呢。

”“不管怎么说,这次暗杀都和那寻找我地亲人有关,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我亲人竟然会杀害我。

”刘思怡双眼泛满了泪水,苍然道:“就算他们与我们母子有仇,这么多年来,这种仇恨也应该淡化了吧,哪里用得着这么大费周折地把我找出来害死?”杨默凝思一会,说道:“思怡,我觉得这不一定是你亲人要害死你,或者那想陷害你的人,是你仇人也说不定。

”刘思怡反问道:“要不是我亲人,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母女的情况,又怎么知道我身上地胎记和信物?”杨默分析道:“从这件事情上来看,那杀手开始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在他们眼中,你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以他们的实力,只需刀子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疯狂的杀人方法。

”在杨默看来,这陈香玉两人确实够疯狂的,他们武斗能力很强,在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选择用刀子杀害刘思怡,可是他们却事先在屋子里放置了炸弹,这种杀人方式虽然不容易出差错,但是更容易引起社会轰动和恶劣影响,这绝对是杀手所忌讳的。

刘思怡道:“我觉得这很正常,他们用这种手段,我们就不可能有脱身的机会,而他们也不会留下任何犯罪证据。

”杨默摇了摇头,琢磨道:“但是他们这样做,却会把事情闹大,而且会造成恶劣影响,这样一来,安全局的人就可能插手此时,这绝对不是对方所期望地事情。 ”“小枫,那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意图?”杨默凝思半晌,说道:“我觉得他们这么做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想造成大的轰动,就和那次我们蓝海集团所发生的恐怖袭击一般,而另一种可能,是他们想杀掉你地同时,还要毁尸灭迹。 ”换了一口气,继续道:“第一种可能,我暂时还猜不透原因,不过第二种可能,我觉得他们是不想让你的身份给人知道了。

”“要是我真地在这场爆炸中遇难了,身份怎么可能不会给人知道?”“并不是你现在的身份,而是你的出身。 ”杨默道,“如果毁尸灭迹,你现在的身份确实能够查出来,但是你背上的胎记就不会有人注意,这样一来,就没有人知道你真正的身世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是不想人别人知道我的身世?”杨默点了点头道:“是的,他们很可能并不是在寻找你,而是在阻止你的亲人寻找你。 ”“呃……。 ”刘思怡脸上划过一丝惊奇,随即转而疑惑,“小枫,你是说,我的亲人确确实实在寻找我,而今天这两个人只不过是捣乱的,目的是不让我真正的亲人寻找到我?”“我觉得有这种可能。

”杨默笑了笑,“当然,我只是猜测而已。 ”其实,杨默心中还有很多种猜测,比如仇杀、栽赃陷害等情况,但是他不想把那些猜测说出来,因为他觉得,那些猜测对小姨的身心伤害都是巨大的,为了让她这段时间的心情好受一点,自己理应把结果往最好的方向分析。 “哎,不管怎么说,我都不想寻什么亲了,谁能保证下次寻亲的时候会出现什么事情?”“那也好,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杨默口上说得很轻松,但是心中却是暗想,老子非找出这幕后主使来,这些混蛋差点要了我小姨的性命,我绝对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小枫,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杨默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点头道:“那你也睡吧。 ”“那好,我就睡这里。

”刘思怡说着,将双手放到床边,然后伏下脑袋来,侧着脸蛋,双目情深地望着杨默。 杨默伸过手来,轻轻摸了摸刘思怡的脸蛋,“思怡,还是睡长椅吧。

”刘思怡娇柔一笑,以小女孩的语气说道:“不,我就是要睡这里,离你近一些。

”杨默逗道:“那你睡到我床上来不就行了?”“那怎么行啊,会弄到你的伤口的,再说了,要是一会让护士看来,非骂死我不可。 ”杨默知道刘思怡脸皮薄,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和自己同床共枕的,更何况自己还是个病人,但是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她这么睡觉,于是道:“那你睡长椅上去,要不过去睡,我就不睡了。 ”“就睡这里啦,没什么的。 ”“那我不睡觉了,玩手机游戏。 ”杨默边说边拿出手机来,装模作样地玩起了游戏。

“好小子,居然威胁其我来了,小心我一会打你屁股。

”“这两天不行,腿上有伤呢,等伤好了,你随便打。

”刘思怡无可奈何地瞪了杨默一眼,“那好吧,我过去睡,快点把手机收起来。

”“恩,亲爱的,亲一个……。

”秒记《爱上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