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的经济学——王婆的高收益与高风险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王婆的高收益与高风险

  王婆的高收益与高风险  《金瓶梅》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为人奸诈,贪得无厌的女人——王婆。 尽管王婆不是小说主人公,但她的故事可以引出一个经济学原理。

  她是在贫困线上挣扎的无产者,没有固定收入,家境贫寒,生活艰难。   她36岁时死了老公,带着儿子艰难生活,孤儿寡母无人照顾,儿子王潮也没有工作,跟了一个淮上客人,长期不归,不知死活。

为了生存,她摆起了茶坊。   她是一个勤劳的女人,却是一个不守本分的女人。 为了生存,她含辛茹苦,殷勤干活,她做过媒婆、卖婆(旧时出入人家买卖物品的老年妇女)和牙婆(人口贩子),又会抱腰接小(接生),又善放刁,甚至还做过贝戎儿(小偷)。   也许是生活所迫,也许是那个社会环境的影响,她为人奸诈,几乎不受道德的约束,更不懂经济常识,唯一的标准就是银子,为了银子,可以不要性命。   生活的压力,生存的逼迫,让她练就了察言观色的好本领。 西门庆三去茶馆,这流氓心事就被她一眼看穿。

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这厮想得心切,我得用糖抹在他的鼻尖上,叫他想舔,舔不到。

这厮全讨当官的便宜,老娘今天要赚他几贯风流钱。   为了银子,我们且看老奸巨猾的王婆的“智力投资”。

  西门庆在潘金莲的家门口一连走了七八遍,毫无进展,只好又进了王婆的茶坊。 王婆见他是老虎吃天没处下爪,终究离不开自己,热情地招呼说:“大官人侥幸,好几日不见面了。 ”并猜西门庆“有些渴”,需要吃些“宽蒸茶”。

其实她深知西门庆不是口渴,而是“心渴”“欲渴”。

她之所以拐弯抹角,为的是银子。

  西门庆第一次问她多少茶钱,她很大方地说:“不多,由他!歇些时却算不妨。 ”西门庆第三次进门要她记账,王婆又说:“由他!伏惟安置,来日再请过论。 ”西门庆第五次来茶坊,一进门先递1两银子给王婆,王婆说:“何消得许多。

”但还是笑着接了。

明明视钱如命,可是表面上却落落大方,对银子不屑一顾。   精明的西门庆意识到,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没有银子,王婆是不会帮忙的。

于是又让王婆猜自己的心事为由,给了5两银子。

黑眼珠见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能不动心。

王婆这才表示出极大的热心来。

西门庆又许以事成拿出10两银子报答,王婆便调动了自己所有的智慧,滔滔不绝而又十分老练地讲出一套促成此事的挨光十步骤。 至此,这笔买卖私下成交。 既然收了西门庆的银子,就得出心帮忙。 王婆又一次展现出丰富的经验和精明的智慧。 在她的导演下,西门庆一步一步将潘金莲勾搭到手。   王婆不仅在与西门庆达成交易的过程中显得狡诈,而且在把潘金莲引入陷阱中的狡诈表演得更加出色。   这次智力投资,王婆获得了16两银子和一套送老衣服,但她却犯下得罪武大郎的风险。 尽管武大郎能力不大,但得罪了武松的风险就不是闹着玩的。

  自从西门庆和潘金莲勾搭成奸以后,恩情似漆,心意如胶,时间长了被武大郎知道,男人岂有让老婆之事,岂能眼睁睁地戴上绿帽子。

你西门庆不是当年的张大户,当初潘金莲是张大爷的丫鬟,平白送给俺,所以她同张大爷暗中往来,俺只好睁一眼闭一眼。

如今俺弟弟也是清河县公安局长,岂能被你欺负。

愤怒的武大郎在王婆的茶坊当场捉奸。

情急之中西门庆在潘金莲的提醒下,将武大郎踢伤,夺门而逃。

  打伤了武大郎,本是一桩小事。

可是他的弟弟武松却是一条好汉,因为出差在外,如果回来,岂能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西门庆也感到风险太大,说道:“苦也,那武松是什么人,打虎英雄啊。

如今我和金莲眷恋已久,情孚意合,拆散不开。 这怎生得好?却是苦也!”此时王婆,不仅奸诈,更显歹毒。

她冷笑道:“你是掌舵的,我是撑船的,我倒不慌,你倒慌了手脚。

”西门庆道:“我枉自做了个男子汉,关键时候,却摆布不开。 干娘有什么主见?可不能隐瞒我们。

”王婆道:“如果你们要做长久夫妻,我却有一条妙计。 用你家的砒霜,趁这矮子病重好下手,结果他的性命,然后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

就是武二回来,又能怎么样?”听了王婆一席话,西门庆道,罢罢罢,一不做,二不休。

在王婆的一手策划下,潘金莲夜间毒死武大郎。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门庆为了收益(潘金莲),投入很多银子,但他隐藏巨大的风险。

王婆为了收益(银子),做了帮凶,隐埋被杀头的风险。

  毒害死了武大郎,不久西门庆偷偷将潘金莲娶回家。   时隔六年,西门庆死了,潘金莲因为私通女婿陈敬济,被吴月娘赶出了家门。 吴月娘当面交代王婆:“潘金莲随你卖,多少交点银子来,也要给西门庆念个经儿。

”王婆道:“你老人家,是稀罕这钱的,只要把祸害离了门就是了。 我知道了,我也不肯差的。

”王婆领了潘金莲回家。

王婆把潘金莲当作摇钱树,来个狮子大张口,标价是100两银子,外加10两。

  这110两银子可以说是一个天价,《金瓶梅》里没有那个女人值这许多银子。 王婆自以为高价卖出潘金莲可以获得高收益,但她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高风险的买卖。   为了得到潘金莲,陈敬济出到五六十两银子,没有成交。 湖州贩绸绢何老板出到70两,张二官人出到80两,周守备出到90两都没有成交。   也正是坚持110两银子,潘金莲迟迟没有卖出去,王婆的风险越来越大。   武松从孟州牢城充军之后,因太子立东宫大赦天下回到清河,依旧在县当差,还做都头。

来到哥哥家,才知道潘金莲与西门庆奸情。 从潘金莲的坦白中,得知王婆参与谋害哥哥的全过程,愤怒之下,杀了潘金莲和王婆。   这就是一个女帮闲悲惨的下场。 也是一个高收益与高风险典型的买卖。   金瓶梅还讲了一个故事:景阳冈新出一条老虎,时常吃人。

县里出50两赏钱,要买它。

  白赉光在十兄弟聚会时道:“咱今日结拜了,明日就去拿它,也得些银子使。 ”西门庆道:“你性命不值钱么?”白赉光笑道:“有了银子要性命怎的!”这是典型要钱不计后果的买卖。

  在经济学上,投资者最关心的是两个指标,一个是风险,一个收益。

风险总是与收益共舞。 世界上没有只有收益,没有风险的事情。

天上不会掉馅饼。   经济场,人世间,往往是收益越大,风险越大。 如果用一个指标来衡量,就是夏普比率。

  夏普比率=(收益率—无风险利率)/标准偏差率  假如国债的收益率是3%,投资组合预期收益率是15%,你的投资组合的标准偏差率是6%。   夏普比率为(15%-3%)/6%=2  表示投资者风险每增长1%,换来的是2%的多余收益。

证明组合投资是可行的。

  夏普比率理论告诉我们,投资时要比较风险,尽可能冒小风险换大收益。

  若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克维茨在《现代投资组合理论》中提出:投资就是为了在同等风险水平下获得尽可能高的收益,或者在同等收益下承担最小的风险。   王婆的一生是为银子奋斗的一生。

但是她不懂得投资收益与风险的比较。

无知者无畏。 为了高收益,她不惧高风险。

为了百两银子,终于倒在武松的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