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师,是她打的人4 中秋节传统节日作文

第34章 老师,是她打的人4 中秋节传统节日作文

  清跃一中。

  在家休养了半个月的曲颖重新出现在班级,再一次引起了轰动。

  曲颖比从前瘦了许多,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

  当她甫一听说曲桐已经退学后,惊得直接蹲在原地捂脸痛哭,“都是我的错,前两天她回家的时候,我就应该阻止她和爸爸吵架。

”  哽咽着说出这番话,陪在一旁的同学不住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   “她被劝退也是活该,你就是太善良了,她干了这么多坏事,凭什么要你原谅她。 ”  “就是,听说这次她还和校长吵了一架,她不配做你的姐姐。

”  “这次的期中考成绩出来了,她又是班级前五,要不是你找到她作弊的试卷,我们都被蒙在鼓里呢。

”  同学东一句西一句不停的安慰,可是丝毫没有起作用。

  曲颖一直在自责,瘦弱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脆弱的好似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跑。

  不知何时,周围的安慰声骤然停下,所有人都没再开口,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

  一条有力的臂膀将曲颖搂进怀中,曲颖闻见来人身上的味道,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嘉木,都是我的错。

”  方嘉木心疼的收紧手臂,另一只手轻柔她的脑袋,柔声安慰道,“不是你的错小颖,都是因为她,你才变成现在这样。 ”  眼看着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变成现下这样,方嘉木便心生怒意。

  他和曲桐接触的不多,但如果不是因为曲桐欺负他的小颖,或许自己不会注意到小颖这般良善的人。   单膝跪地,方嘉木俯身贴在曲颖耳畔,幽幽开口,“我最大的期望就是你能好好的,为了你,我愿意做那个恶人。 ”  说完在众人的目光下横抱起曲颖,转身走进教室。

  曲桐刚入学的第二天就收到了条短信,根据信息上的说话口吻,她都用不着猜对方是谁。   按照目前的情况,她周末是不可能回家的,对方也是看准了这一点,让她周五放学时注意安全。   曲桐有些发蒙。

  她不是很明白这种小学生式的警告方式。   不过就是想干架罢了,还用得着小心么?  无声的笑笑,曲桐收起手机,继续翻书。   坐在她旁边的陆骁铭早就坐不住了,连续三节晚自习都被拖住不能离开座位,再不活动活动,他的屁股就该长茧了。

  小心挪动自己的腰身,在陆骁铭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终于能脱离苦海的那一刻,一只手揪着他的校服衣领,直接把他拖回了座位。   “这道题,为什么选c?”  是一道多音题,除了其中的三个,其他选项都很好认。

  可是陆骁铭是南方人,l和r不分,时常选错题。

  看了眼自己的选择,陆骁铭捋直舌头把词语念出口。

  曲桐眉眼一阵抽搐,“你的舌头怎么了?”  陆骁铭哭了,从小到大他赶跑过不少家教,还从没见过曲桐这样的。   不过就是打赌输了十块钱,好歹是不用自己写作业了,可更痛苦的是,曲桐抓着全科试卷试图和他讲解题目。   这简直要比上刀山下火海还令人难受。   灵机一动,他指了指曲桐口袋里的手机,“刚是你男朋友找你吧?不要为了我小两口伤了和气,快去吧,我替你看着老师。

”  在学校里,学生和学生谈恋爱的事屡见不鲜,陆骁铭刚才隐约瞧见曲桐笑了,以为是对象找她。   曲桐冷嗤一声,伸手揽在他的后颈上,“有句话叫做狗拿耗子。

”  陆骁铭黑了脸,这人一点儿都不会说话。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曲桐为什么不出去找‘男朋友’约会了。   因为他也收到了短信。

  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挨打对象定金。   这是他帮人办事的规矩,一般都要收取定金。   这回来的是个大单子,只是陆骁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   他握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挨打对象。

  良久,他慢慢凑到曲桐身边,轻声开口,“你最近得罪人了?”  曲桐正在誊抄笔记的手顿了顿,笑道,“我不是一直都在得罪人么?”  从她从一中转到六中后,流言一直没有停下,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势头。   当初她转来六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伤害同学。

  可以这么说,即便自己换了个新环境,班里的同学听过流言后,虽然没有伤害她,也依然不待见她。

  换做别人,心中肯定备受打击,可她不是,她会用自己的方式证明她是个怎样的人。

  “那怎么连方嘉木都得罪了?”  方嘉木在清跃是个风云人物。   人帅有钱学习好性格也不错,没想到他的这位同桌竟然连这样的人物都得罪了。

  心中暗暗给曲桐定了位,在把她归在‘用拳头解决’的类别中,陆骁铭非但没有想给她一拳的想法,甚至还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她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当上全校的公敌。   曲桐把书翻了个页,继续抄写知识要点,“也没什么,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 ”  坐在前桌偷听的两个男生被呛了一下,而后在陆骁铭的目光下赶紧收起耳朵,继续今天的作业。

  他们没有陆骁铭好命,所有作业都得自己写。   陆骁铭摸着下巴继续揣摩,“所以他要替你妹妹报仇?”  听说曲颖被害后得了抑郁症,也难怪方嘉木会生气。   曲桐停下继续书写的动作,两天没有放松的眉头这会儿皱的越发深了,“第一,我从未招惹过曲颖,一直都是她没事找事;”  “第二,是曲颖致使我患了抑郁症,如果不信你可以去看看诊断书;”  “第三,今天晚上把这些知识点都背了。 ”  把写满两大页的摘抄本丢给陆骁铭,曲桐拿起自己买的课后练习开始补充知识点。

  陆骁铭拿下盖在脸上的本子,原本写在脸上的好奇在看到摘抄本上的内容后,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扯扯曲桐的衣角,陆骁铭满脸生无可恋,“这么多,一个晚上都要背完?”  见曲桐点头,他只能咽下口中的鲜血,开始盯着摘抄本发呆。

  要不是昨天扳手腕的局输了,他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这般。

  但是他是个男人,说一不二,说了要提高成绩,他就一定会提高。   至于是一分还是两分,全看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