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错(三分之一则日记)

这是我的错(三分之一则日记)

写日记这个“毛病”掐指算来有二十多年了。

长时间的摸索得出规律:何谓日记?日记就是当天记。 如果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最好莫过三天,否则回忆点滴或细节有些困难。 若超过一周,回忆起来更困难,遂赶紧记下浠水之行。 早晨5时30分就起来了,主要是怕迟到。 今早我与犬子将奔赴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受邀参加旅欧华裔作家欧阳海燕向母校赠书暨新书签售活动。 考虑到搭人家的车,不能让人家等我们(尽管是欧阳海燕提前安排好的)。 儿子6时多才起床。

一同出发途中,儿子边走边说,还有人比我们早的。

我说,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他说何意?我说此句出自《增广贤文》……我们乘的是806路,原计划在武昌区洪山站下车,再转576路(昨天在电脑中查到了)。

没想到806路改线了也没有提通知我们,一口气把我们拉到武昌火车站,时间刚好7时。 不得不转地铁,先是走四号线乘2站,然后转2号线坐1站。

在地铁上开始算经济帐,不如打的。 打的还快些,价钱差不多。

因为我与儿子倒地铁共计8元,打的只有二三站,说不定还用不了8元呢。

但是,世上没有如果,没有时间做试验了,得抢时间。

到了洪山站,与儿子分别寻找站牌,以此节约时间。

上了576路,发现时间尚早,刚好7时30分,推断大约半小时可以赶到华中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华农”)。

到了“华农”,问貌似开黑的的师傅早餐点在哪?他一指“华农”门口的“西苑餐厅”说,那不是么?又问,到“华农”新校门多远?他说打的半小时。 我说谢了,吃早餐后再说。 进了“西苑餐厅”,熙熙攘攘,生意兴隆。 听人说,这是“华农”的老餐厅,一直经营得很好,现在成了附件居民们的食堂。

与儿子共花了近14元买早餐,包含喝的。

儿了买了烧麦及奶茶,早已吃将起来。 我担心份量不足,就买了两份包子、一份烧麦及豆浆。

我去“蒸饺、蒸包”那个铺位提货,服务员立马端出三盘。

只有两只手,我只能端两盘——即一份包子和一份烧麦,还有一份包子在等我,窃以为。

等我车身端那盘包子时,却没了。 我问服务员,还有一盘呢?她说,全给你了。 我说,你看,两只手怎么端得下?争执或辩论之中,服务员语气加重,或在加火。

旁边有一个人说她亲眼看见另一个家伙端走了(第三盘)。

我说,有人证明我没端就可以了;你的包子份量足,我吃得饱,不要了,祝你发大财!她说,不行,这是我的错,我得补给你;包子还没蒸好,等一会,我叫你。

过了一会,她还真地叫我去取货。

我说不用了,饱了,得赶路。

她再次说,这是我的错,一定要拿走。 我说,那就帮忙换窝头吧。

换货是为了便于我打包带走,“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求名求利但须求己莫求人”。

我被“华农”校门口“西苑餐厅”里“蒸饺蒸包”这个铺位工作人员敢于担当、勇于自责的精神感动着,出门后遂将“西苑餐厅”四个字照下来。

现在写篇小文是为此铺面做广告补偿那一份损失的包子钱呢?还是内心被温暖着呢?说不清。

(尽管非常忙,还是花二十分钟记之并再花几分钟挂在网上!做完后,睡觉才心安。

)这天的日记只对外发布了三分之一,于是取名为《三分之一则日记》,剩下的三分之二何时公开呢?也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