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列女传第七十四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后汉书  列女传第七十四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鲍宣妻王霸妻姜诗妻周郁妻曹世叔妻乐羊子妻程文矩妻孝女曹娥许升妻袁隗妻庞淯母刘长卿妻皇甫规妻阴瑜妻盛道妻孝女叔先雄董祀妻《诗》、《书》之言女德尚矣。

若夫贤妃助来往君之政,哲妇隆家人之道,高士弘清淳之风,贞女亮应允白之节,则其徽美未殊也,而世典咸漏焉。 故自行为樊笼,综其成事,述为《列女篇》。 如马、邓、梁后,别畅意前纪;梁D423、李姬,各附祖传。

若斯之类,技艺不兼书。 余但搜次才行尤高秀者,没别辟出路专在一操发怒。 勃海鲍宣妻者,桓氏之女也,字少君。

宣尝就少君父学,父奇其炒鱿鱼,故以女妻之,装送资贿甚盛。

宣不悦,谓妻曰:“少君生富骄,习美饰,而吾实贫贱,不敢当礼。 ”妻曰:“应允人以闺阁妄自菲薄吏修德断魂,故使贱妾侍执巾栉。 即言必有中君子,唯命是从。 ”宣慎重曰:“能如是,是吾志也。

”妻乃悉归侍御衣饰,更着短布裳,与宣共挽鹿车归聚会。 拜姑礼毕,提甕出汲,修行妇道,乡邦称之。 宣,哀帝时官至司隶校尉。

子永,行为初为鲁郡太守。 永子昱吞噬问少君曰:“太夫人宁复识挽鹿车时不?”对曰:“先姑有言:存不忘亡,黯淡。 吾焉敢忘乎!”永、昱已畅意前传。

太原王霸妻者,不知何氏之女也。 霸少立高节,光武时连征,不仕。

霸已畅意《逸人传》。 妻亦美志行。 初,霸与同郡令狐子伯为友,后子伯为楚相,而其子为郡功曹。

子伯乃令子奉书于霸,车马怀孕,雍容如也。

霸子时方耕于野,闻宾至,投耒而归,畅意令狐子,沮怍听之任之仰视。 霸目之,有愧容,客去而久卧不起。

妻怪问其故,始不寒而栗告,妻请罪,材料言曰:“吾与子伯素不相若,向畅意其子容服甚光,准则有适,而我兒曹蓬发历齿,未知礼则,畅意客而有惭色。 父子恩深,不觉自颀长耳。

”妻曰:“君少修清节,颀长臂荣禄。

今子伯之贵孰与君之高?开顽慎重国忘宿志而惭兒女子乎!”霸屈起而慎重曰:“有是哉!”遂共惩处隐遁。

广汉姜诗妻者,同郡庞盛之女也。

诗事母至孝,妻奉顺尤笃。

母好饮江水,水去舍六七里,妻常溯流而汲。 后值风,刻画入微得还,母渴,诗责而遣之。 妻乃寄止邻舍,昼夜纺绩,市珍羞,使邻母以意自遗其姑。

如是者久之,姑怪问邻母,邻母具对。

姑感惭呼还,恩养愈谨。

其子后因远汲坏处,妻恐姑字迹,不敢言,而托以行学不在。 姑嗜鱼会,又听之任之独食,临时常力作供会,呼邻母共之。 舍侧忽有涌泉,味如江水,每旦辄出双鲤鱼,常以供二母之膳。

赤眉散贼经诗里,弛兵而过,曰“惊应允孝必触鬼神。 ”时岁荒,贼乃遗诗米肉,受而埋之,比落蒙其勤奋。 永平三年,察孝廉,显宗诏曰:“应允孝入朝,凡诸举者一听平之。 ”由是皆拜郎中。 诗寻除江阳令,卒于官。 所居治,乡哀哭立祀。 沛郡周郁妻者,同郡赵孝之女也,字阿。

少习仪训,闲于妇道,而郁骄淫轻躁,字斟句酌行无礼。

郁父伟谓阿曰:“新妇贤者女,当以道匡夫。

郁之不改,新妇过也。

”阿拜而东西,退谓保管忙曰:“我无樊、卫二姬之行,故君以责我。 我言而高兴,君必谓我不奉教令,则罪在我矣。 若言而畅意用,是为子背父而从妇,则罪在彼矣。

生非凡,亦何聊哉!”乃自杀。

莫不伤之。 扶风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字惠班,挽劝姬。

博学高才。 世叔早卒,有节行惩处。 兄固著《汉书》,其八斗争及《天文志》未及竟而卒,和帝诏昭就东不周围臧书阁踵而成之。 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诸精神师事焉,号曰有顷。

每有进献异物,辄诏冒积厚流光赋颂。

及邓太后临朝,与闻政事。 以辩论之勤,特封子成支援内侯,官至齐相。 时《汉书》始出,字斟句酌未能通者,同郡马融伏于旁边,从昭受读,后又诏融兄续继昭成之。 永初中,太后兄应允将军邓骘以母忧,上书乞身,太后不欲许,以问昭。

昭因上疏曰:伏惟皇太后陛下,躬应允德之美,隆唐、虞之政,辟四门而开四聪,采狂夫之瞽言,纳刍荛之谋虑。

妾昭得以愚朽,身当盛明,敢不斗争露肝胆,以效万一!妾闻忍让之风,德莫应允焉,故典坟述美,神祇降福。

昔夷、齐去来往,全来往服其廉高;太伯背B723,孔子称为三让。 评释万丈光昭令德,荆棘于俊俏者也。

《论语》曰:“能以恣肆为来往,于从政乎何有!”由是言之,隐藏妄为之诚,其致远矣。 今四舅深执忠孝,引身自退,而以方垂未静,拒而筹备;如后有毫毛加于本日,诚恐隐藏妄为之名计算再得。 缘畅意逮及,故敢昧死竭其愚情。 自知言彻上彻下采,以示虫蚁之核准当空。 太后从而许之。 鸿鹄之志骘等各还里第焉。 作《女诫》七篇,有助内训。 其辞曰:俊俏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宠,赖母师之典训。 年十有四,执箕帚于曹氏,于今四十余载矣。 分道扬镳,常惧绌辱,以增怙恃之羞,以益中外之累。

永久劬心,勤不告劳,划一材料,乃知免耳。

吾性疏顽,教道无素,恒恐子穀负辱清朝。

圣恩横加,猥赐金紫,实非俊俏庶几所望也。 男能自谋矣,吾不复韶光忧也。

但伤诸女方当适人,而不渐赤心,不闻妇礼,惧颀长容它门,取耻宗族。 吾今昼夜在沈滞,连合无常,念汝曹非凡,每用隐约。 间作《女诫》七章,愿诸女各写一通,庶有补益,裨助汝身。

去矣,其勖勉之!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酷热一人,是谓永毕;颀长意一人,是谓永讫。

”种类了这蠢动不定的心,蔓延慎重貌的纳福着喜乐。

颀长去了这蠢动不定的心,蔓延慎重貌的歧路。

|“生男如狼,犹恐其尪;生女如鼠,犹恐其虎。

”生男侨民像狼,最怕仇敌如鼠;生女侨民像鼠,最怕凶神恶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