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箫者·永远的歌者(长篇爱情散文诗)

最后的箫者·永远的歌者(长篇爱情散文诗)

  流淌在《风月无古今》字里行间的爱,不是纯洁的少女之爱,不是热烈的芳华女性之爱,而是洞穿了人生世事的成熟的女人之爱。 以是,作者才会在倍加赞扬自己继母的同时,明白爸爸对自己生母的情感:“小孩,我一生最爱的人是你的生母。 ”以是,作者才会对“长白山的夫妻树”有着深入的明白:“他们的根已深深地皮在一起……有了这根,爱情中的男女就会结为夫妻,旦夕相伴,永生永世。

爱情不是常青树,终究会有落叶归根的那天。

有了根的爱情,经过日久灌溉才可以枝繁叶茂。

而没有根,虽大概也大张旗鼓一场,但最终会由热到温、到凉、再到冰,许多年后回忆起来为,像在读旁人的故事。 ”以是,作者尽管为自己退学顶班之事纠结多年遗憾多年痛苦多年,但在多年后为此事询问姨姨且姨姨负担此事之责时,才会对姨姨说:“没事的,姨,不会怪你,你别认真,只是跟你开个打趣。 ”上述各种爱,不是冰心那修建在彼岸天下的泛爱,不是萧红那情深之爱,不是丁玲那变革天下的热烈之爱,也不是张爱玲那历尽繁华之爱。 这类爱,好像更家常,更平凡,在东邻西舍习见不察。   傅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