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冬天景色的美文摘抄

描写冬天景色的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印象冬天南国的冬天,颇有点秋的小伤感。

这点,那帮多愁善感为赋新词的户外迈友兼痴男怨女们体会最为深刻。

每逢周六就叫着喊着成群结队的把重峦叠嶂的山岭从春天里赶进了严冬,然后不忘猫哭耗子假慈悲状长吁短叹沧海桑田以及时过境迁。

那年也是一帮干将相约迈步张家界森林公园的鹞子寨,分明已经到了冬天,依然还是红叶烂漫的秋景。

触景生情,那一次,我的老毛病又一次顺风顺水水到渠成地犯了。

独自怜悯叶子们的不舍飘零,宁愿枯在树上,定格成生命的标本,或者秋的书签。 风萧萧兮易水寒,感怀时光的萧条。

而天门侧畔,崇山红叶,也是极致。

蜿蜒的公路,绕不过无尽的霜叶红。

山下,是一片小规模的银杏林,金黄色,晶莹剔透,可爱的小扇形。

半腰以上,层林竟染,春冬不分,混为一谈。 时间滴答滴答,绿叶被季节染红,象蒙太奇。

生命,抑或是一枚原野里寂寞的叶子。 当然,还会下雪。

我见过袁家界的雾凇奇观,也见过天门山的银装素裹。

千姿百态,各有千秋。

而当悄无声息的一夜过后,早晨起床推开窗,大地苍茫,千山暮雪,那种刺眼的无边无际的亮,才叫神奇、惊喜和酣畅淋漓。 湖水因秋风皱面,青山为冬雪白头。 万水千山,总是闯不过情关。 人大了,对自然界的变迁,会平添一份理性的思维,破坏最直观的美感。 手指放在兜里暗自掐着年轮,一天一天的算计着过日子。 最美的冬天,就这样被尘封在儿时的回忆里,一路笑语欢歌此起彼伏。

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橇睡梦中常常被咯咯的笑醒。 从盗梦空间里玩一脚穿越踏进现实,便偶尔会无限地怀念那些过去的时光。 冬天。

以及儿时的玩伴还有--你。

顺便问一句:冬天来了,你那里下雪了吗?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