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大结局(二三)

第754章 大结局(二三)

刚才程为季和白振华讨论的时候,程文珠和朱雪艳都在场。

知道颜若香还活着,一直在国外,但她并不知道内情。 程为季不想太难看,哼声,又坐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能像朱雪艳一样大气。

我就省心了。 ”两家人关系好,程文珠和朱雪艳关系也不错。

但丈夫当面拿她和朱雪艳对比,程文珠哪里受得了?“她当然可以大气。

如果白慕川是白振华的亲生儿子,我也可以大气啊,哪怕你把他当祖宗供起来,我也不会介意。

可他是吗?程为季,自己做的孽,就不要怪别人不给你脸……”朱雪艳尴尬了,“文珠,算了,别在这里说。

”程文珠黑着脸扫她一眼,“你大气你的,别来管我们两口子的事……”朱雪艳:“……”程为季那一句话,就让两人生分了。

白振华咳了一声,“二位。 我儿子在急救室生死未卜!麻烦给我点面子,行吗?”程文珠看他一眼,闷闷哼声,不再说话。 程为季被她抢白得脸色不匀,火气都压在心里,但也不好再多说。 “我当年只是托人把她送出国,后来就跟她断了联系。 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找过我……”程文珠冷笑,“那你找过她吗?”程为季憋着气,“找了。 没有消息。

”“呵呵呵呵呵呵……”程文珠冷笑。 “听见没有?你们听见没有?我这是多犯贱啦!守着一个没有心的男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没得一个好脸,我……”“别吵了!”白振华突然沉声。

这一声力度有点大。

震住了几个人。 “你儿子来了。 ”程文珠顺着白振华的视线,看到了程正。

也看到了扶着向晚走过来的梅心。

对梅心,程文珠向来不是很喜欢。 在她的心里,一直觉得梅心对程正有想法,整天跟在儿子身边转悠是有野心。

因此,看到三个人同时出现,她脸色当场黑下,连带看儿子都不太顺眼。 “晚晚,你来了?”朱雪艳第一个出声,打破了沉寂,然后让白慕轩给向晚张罗椅子,“过来坐!快,过来坐,看你……身子检查过没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程文珠不住冷笑。 “真是个贴心的好婆婆呢。

”朱雪艳被她呛住,有一点尴尬,“文珠,你是不是疯了?说的什么话呢?”当着这么多人,不顾体面,谁都受不了。

程文珠哼声,阴阳怪气的冷笑。

向晚见状,默默看一眼,“妈,小白……有消息了吗?”一声妈,喊得很自然。 那沙哑的嗓音,听在朱雪艳耳朵里,莫名就多了几分心疼。 “唉!”朱雪艳摇头,“我们都还在等消息。 刚才……”她说着,回头看了看白振华的脸色,没有丈夫的指示,说得小心翼翼:“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 让我们签字,你爸……紧张得手都在抖!”她说“你爸”的时候,程为季的手偷偷攥了攥。

他们才像是一家人。

而他——在这里只是一个不尴不尬的外人。

法律上认可的家属,也永远是白振华,不是他程为季。 莫名的,程为季有点伤心。 他低下头,捧着脸,良久不说话。 向晚在梅心的扶携下坐过去,与朱雪艳和白慕斯说了几句。

他们问她事发时的情况,向晚摇头,他们就不再问。

有时候,沉默是最高贵的体面。

不为难别人,也成全自己。

……静静等待中,空气死一般寂静。

直到白振华的手机铃响。

他看了程文珠一眼,走到边上去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脚步一晃,突然有点站立不住,手扶住了墙,堪堪站稳,手机却从他手上滑落,摔在地上,碎掉的屏幕上那横七竖八的纹路,张牙舞爪……白振华站起来,“怎么了?”程为季没有说话。 他就那样扶着墙站了好一会,背对着众人。

突然,一声哽咽。 “她死了。

”……死了?谁死了?向晚吓一跳。

看看抢救室里“手术中”的字样,又稍稍放心。

白振华呆了呆,没有问,默默地坐回去。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怪异。 朱雪艳也意识到了什么,但因为刚才那一句“大气”的夸赞,还有他和白振华渐渐修复的夫妻关系,她什么也没有问。 努力压抑情绪,轻轻挽住白振华的胳膊,拍拍他。

“老白。

别难过了。 ”“嗯……”向晚明白了。 能让程为季与白振华都这样难过的……只有那个女人。 那个天生有一副妩媚皮囊,哪怕染上一身罪恶,依旧可以笑得温柔从容,让人打心眼想要怜惜的女人——颜若香。

这样的女人,注定是不会平凡的。 那样的经历,那样的结局。 沉默良久。

白振华突然一叹。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千方百计地阻止你和川子在一起吗?”他红着眼睛,是对向晚说的。 向晚嘴皮动了动,摇头,又点头,“因为我的爸爸?”白振华默认:“他害了川子的妈妈,还差一点害死川子。

那天要不是老程去得早,川子恐怕都没了……你说,背负着这样的仇恨,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能够幸福吗?”向晚沉默。 白慕川告诉了她前半段。 从来没有告诉她——后半段。 原来在那个故事里,他不只是间接受到伤害,还有直接的伤害……向晚喉咙生痛,说话有点费力,“我爸爸,他,做了什么?”白振华目光一沉:“你爸爸和川子的妈妈在宾馆被查房那次,是他骗川子妈妈过去,又强行与她发生关系的。 不过,当时两个人都喝了酒,事情就很难定性,川子妈妈又不想把事情闹大。

”向晚皱起眉头,“我妈说,我爸……很老实。 ”白振华看她一眼,也不知道信不信这句话,但没有与她争辩,“我们开始没有怀疑过你爸爸的动因,以为他只是一时色迷心窍,直到发现他死后收到的那一笔钱,才想清楚,他是有预谋的。

”向晚:“那笔钱……不是肇事司机的赔偿吗?”白振华:“你爸爸酒后驾驶,全责。

”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不过最近121案子浮出水面,我和川子详细研究过。 我赞同他的推测,当年那一切是崔鸣设计好的。

你父亲也是他要报复的人。 那么,他完全有理由利用你爸爸,然后再杀他灭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