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无疆 2.19 跳荡联想

行者无疆 2.19 跳荡联想

  1一到德国东部小城迈森,心里有点生气。

他们居然自称,这是世界第一流的瓷都。   须知我来自中国,出生于著名的越窑故地。

  为此,我特意要到他们的瓷厂看看。

一看真生气了,那里居然人山人海,挤满了世界各国来客,而所标瓷器的价格,简直把我们吓了一跳。

世界的瓷都究竟在哪里?  但是,有一件事使我产生了一点惊慌的回忆,那就是我看到了迈森瓷器的标记:两把交错的弯剑。

这个标记我非常眼熟,几乎联结着生命的起点,稍稍一想就记起来了,那正是我小时候家里一座瓷钟的标记,我出生的时间就是由这座瓷钟来记录的。 这就是说,迈森瓷器不仅早早地传入了中国,而且转弯抹角地渗透到了越窑故地。

那是不是也太嚣张了一点?  我拖着步子,很不情愿地去看瓷厂的博物馆。 但一进去,就严肃起来。

  因为他们的展览一开头就明确写出,他们的瓷器制作,两百年前来自中国。 接下去的展览更是用实物表明,那时代中国数千年的瓷器工艺早已发展到了炉火纯青,而他们则只能学造可笑的仿制品,至多也是依葫芦画瓢。

  历史态度非常坦诚。   再看下去,我渐渐变得恭敬起来。 当他们终于学到了中国瓷器工艺的诀窍,立即开始了自己独立的发展历史。 不管科技工艺多发达,他们尽量坚持瓷器的手工成分,尤其是那些高层产品,由工艺师笔笔手绘。 但他们这样做又没有陷入保守,而是主张不断创新,与现代生活密切相联。

我小时候见到的瓷钟,就是一个例子。

  果然,一位正在手绘的工艺师放下笔对我们表示欢迎,并高度评价了中国古代的瓷器艺术。 我们问他迈森的特殊经验,他笑了笑说,迈森的标记是两把交错的弯剑,其实迈森真正的两把剑是:严守名牌专利,坚持年年创新。 一静一动,大静大动,便是迈森剑术。   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中国的工艺文明,何以在近代失足?  2科隆大教堂一二四八年动工,一八八○年建成,前后造了六百多年。   六百多年造下来,风格居然完全统一。

哥特式建筑的挺展、俏丽、轻盈,到这里变成了拔地的冷峰、触天的石林,黑压压地堆垒出一种固执而雄伟的民族精神。

这种无言的秘语,不废弃、不忘却、不走样,经久如一,真不容易。   他们也有屠夫狂汉,但总的说来,绝大多数民众敢于保护杰出,保护高度,而不会赞成代代自毁、年年自损。

结果,连这么高的尖顶,也逃过了战火和妒火。

  联想到了中国。

  科隆教堂开始建造的时候,中国还在南宋,元好问刚刚写完“醒复醉,醉还醒”不久;而造好之时,李鸿章已经在筹建上海机器织布局,上海已经有自来水和电报了。

  这么长的时间,经历了元、明、清三朝,改朝换代,天翻地覆,地面上的像样建筑,能保存多少?天际的尖顶,能维持多久?  科隆大教堂的尖顶已经做成模型陈列在广场上,用世界各种文字说明。

  正对教堂大门的,是中文。

  人家当然不是要故意劝喻我们什么,但我们中国人看了,或许会有所自省。

  3连鬓胡子的西门子先生死于一八九二年,但早在二十年前,他已为中国提供了第一台电报机。 那年月中国的灾祸接连不断,全由那个键盘艰难地敲出,嘀嘀哒哒如泣如诉。

  今天来到慕尼黑西门子公司总部,看着他的塑像,很想告诉他,在他死后四十多年,公司派驻中国南京的一位代表,利用国际身份,在日本侵略军的屠刀下救出了大批中国人。

  他的名字叫拉贝,据说与纳粹有过一点瓜葛,晚境寂寞;但古城南京可以证明,万千亡灵可以证明,他是好人。

  现在西门子公司的职员,几乎无人知道他。

但正是他,曾让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首都在遭受大难时,把西门子公司看作是和平和人道的化身。 我想不起世间还有哪家企业,取得过这种身份。

  如有可能,请在西门子的历史上,加上他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