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想都没想,最直接的反应!若是她想了,绝对不会做这么直白这么傻的反应!虽然自家师父在笑,但根据过往经验,百里绯月知道自己这次完了,死是不会死,但要脱几层皮还真说不准。

果然,“傻得话都不会说了。 ”对东方卿的兴趣已经被百里绯月这作死的行为吸引过去的圣尊大人甚是惆怅的一声叹息,“徒儿,过来。

”这个温柔宠溺的良师语气,百里绯月毛骨悚然!不是她不想挣扎挣扎,是心底明明白白晓得这次再怎么耍小手段撒娇耍泼都没用。 百里绯月认命的就要往自家师父那边而去。 却没想到她身后的东方卿突然一下拉住她的手,瞬间把她护在了身后。 百里绯月楞了一下后,完全升不起感动。

只有欲哭无泪好吗!这可真是亲哥啊!是不是觉得她待会儿死得不够惨,才这么给她雪上加霜啊!百里绯月真是肠子都要青了,还有让她更想吐血三升的。

“她到底是你唯一的入室弟子。 ”百里绯月想翻白眼,想直接晕过去了。

圣尊低沉笑了声,“七皇子殿下也知道她是本座的入室弟子。

”亡羊补牢万一有用呢,是以,百里绯月立即开口表态,“对,我是师父的入室弟子,七皇子殿下,师父让我过去你多管闲事拉我干什么。

我留你在圣教做客,可不是让你闯到我师父住的地方,来管我师父教我的事的。 你哪儿来的赶紧哪儿去,大半夜的怎么这么多事呢!”又想起什么,“噢!对了,你深更半夜闯入这里,不管是不是迷路了,都是十分没礼貌的事!等我晚点在去替我师父和你算!”她简直不敢看自家师父,反正已经这样了,至少先把东方卿的小命保住。

东方卿黑眸凉沉如水。

百里绯月用了巧劲耍掉他拉住的手,绕过他非常狗腿的去到自家师父面前。 要多谄媚有多谄媚,“师父,您叫徒儿是有什么吩咐呀。

”圣尊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跟进来。

”“好的,师父!”百里绯月心里虚脱一般大大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外面有两名鬼影子样的圣教影卫出现,百里绯月当机立断,“东方公子迷路了,你们两个把他送到他住的地方去。

”那两个影卫毫无感情却十分恭敬颔首,“是。

”百里绯月冲东方卿龇牙咧嘴暗示了一番:不想现在死,就老实回去!好在这次东方卿还算配合,见他和那两名弟子走了,百里绯月心底长长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在耽搁。

屋内那摆设简洁却绝对不简单的大殿里,圣尊大人好整以暇等着她。 百里绯月硬着头皮走上前,“师父……”圣尊挑眉,“嗯?”“那个……”百里绯月心虚小绵羊。 “哪个?”圣尊含笑不解。

他转身走到墙边,不知在什么地方一按,顿时墙面裂开,墙后现出一个小小的密室。 那密室顶多能容七八个人,里面放着堪称精致的小药橱,药橱一共有五层,其上乱七八糟摆着大大小小,十分精致考究的瓶瓶罐罐。

百里绯月惊愕的看着这间密室,她在圣教这几年,来了这圣殿也无数次了,但真的不知道这密室的存在。 不过。 哪怕不知道这密室的存在,也不知道那些瓶瓶罐罐里面的东西的具体作用,但是!放在圣教圣尊寝殿密室的东西,哪怕摆放再随意,那能是普通的东西吗!百里绯月这一次也有拔腿就跑的冲动。

圣尊却已拿了一只十分大的瓷瓶出来了。 瓶塞拔出,芳香四溢。 走到百里绯月面前,拉起她先前被东方卿拉过那只手,又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精致的毛绒小刷子来。

然后……就用那小刷子蘸着瓶中液体少许仔细的往她被拉起的那只手腕和手臂上涂抹。 那液体并不恶心,无色透明,抹上去不仅香还很清凉。 但是!只要液体涂抹到的地方,肌肉迅速僵硬发冷,痉挛,然后眨眼之间变得麻木,没有任何知觉!百里绯月心狂跳,“师父,您在……做什么呀……”“做人偶。 ”圣尊头都没抬。

还随口问她,“感觉如何?”真的,非常,不如何!百里绯月就差面如死灰,“涂过药水的地方,没知觉了。 ”圣尊大人很满意的继续涂抹,“不错,久了没做人偶,为师都怕这药水放坏了。

”“师父,人偶绝对没有活蹦乱跳的徒弟可爱好玩!”“是么?”是是是!百里绯月拼命点头。

圣尊大人笑了声,突然松开她的手臂。 又将瓷瓶封好放回去,那墙面再次合上,恢复原状。 半点痕迹不留,完全看不出那里面会有一间密室。

看上去就这么轻易放过她了?百里绯月这才发现自己背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半晌,看见自家师父开始自顾自的悠闲喝茶,百里绯月悬起的心根本没落下去,但僵硬的手臂让她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提醒他,“师父,您还没给我解药。

”“没有。 ”百里绯月:“!!!”“这玩意儿涂一次没用,得涂三四次才能完全有用。

”浅褐色长眸中是促狭笑意,“宝贝儿,你觉得为师真舍得把你做成人偶不成?”你绝对舍得!圣尊冲她招手,百里绯月走过去。 “为师就你这么一个徒儿,做成人偶为师自然是舍不得的。 毕竟,在蠢也是本座的徒弟。

”这话,百里绯月一个激灵。

圣尊话锋一转,“不过,做师父的,总要在徒弟犯蠢的时候,提点提点她。

”他一副十足温柔的姿态,“宝贝儿,东方卿也好,长孙无忌也罢,对你未必就那么好。

”百里绯月脸上已经冷静下来,“师父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圣尊又笑了声,伸手揉了揉她脑袋,“不信我们来试试?”百里绯月倒下时,咬牙切齿在心底诅咒。 所以这狗师父根本就是还在生气她下意识保护东方卿站在他对立面这事!再说另一边,东方卿回到百里绯月给他安排的住处后。

身边已经没了旁的人。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他房间内。 那黑影恭敬颔首行礼,“主子。 ”“他可有对她做什么?”“圣教圣尊身手过于高深莫测,未免被发现,属下不敢隔得太近。 具体发生了什么属下不知道,只最后……”“说。 ”“是。

”黑影继续道,“只最后凌小姐一直没出来。 ”东方卿微微皱眉。

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继续去盯着。 ”“是。

”这一夜,因为各种人大批量涌入的圣城,暗地里可谓危机四伏,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