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三世缘,岁岁长相念

  如何让你遇见我,的?  ——题记  微风细细,荼蘼。

  我在杨柳依依的水岸,独守清风,邀月对饮,闲看草色烟光迤逦而去,等待落花成雨。   也许,你念起我的时候,会有箫声苍苍而起,抑抑扬扬的音韵,飘转着几世如歌,又凝结了几番西楼月色。   也许,我念起你的时候,会有你的琴拨弄着山水的清音,衣袂飘举,长襟当风,烟波浩渺,独自凭栏桡。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途径你的城,我也许永不会遇见你惊鸿照影的转身,隔着轻笼,明丽了陈旧的记忆。   如果那一天,你没有路过我的字里行间,也许就用不会有这一场美丽的遇见。 一朵朵女子,明眸善睐,隔着那片花海,凌波涉水而来。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场桃花雨,又零落了几世不变的记忆?  没有谁能轻易遗忘,也没有谁的不忧伤。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幸运?什么又是不幸?自己的路,没有谁可以代替来走。

山有山的诺言,水有水的姿态,一切都无法改变,我们能做的,就是悲喜自尝。

  只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站在了彼此身边?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冷不热的温度,如若空谷幽兰,水色清欢,让彼此多一点温暖,多一点坚定的信念,张开双臂拥抱的每一天。

  那么,今夜,当我醉吟山水水凝烟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踏歌而来呢?谁的素墨清浅,谁的巧笑明嫣,谁的只言片语,谁的一曲,在清晨的雾气里,模糊成眼前未改的江南花事,或悲或喜,或怨或怜,都在其中了。

  问花不语,花替人愁。

那就让泪水风干吧,那就让忧伤飘散吧。

花开三世缘,我自与君,岁岁长相念……。

花开三世缘,岁岁长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