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遭遇“急刹车”!

陌陌遭遇“急刹车”!

  陌生人社交,正在上演“凉凉”的剧情。

  17天过去了,被应用商店下架的探探,仍然没有恢复时间表。 5月14日,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仅表示,一切以公开的信息为准。

  监管的利剑一直高悬。 5月10日晚间,探探、发布公告称,软件中类似“朋友圈”功能的社区、动态、朋友圈功能,将暂停更新一个月。

此前,探探APP因为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已经先后被安卓应用商店和应用商店下架,也就是说无法新增用户下载,只能维护现有用户。   受上述消息影响,公司在近五个交易日股价下跌累计超过20%。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实现快速增长的同时,探探流量所吸引而来的用户群,已经偏离了“陌生人”社交的正常轨道。   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说整改对完全没影响,肯定是假的。 可以确定的是,产品价值有损失。 至于损失会不会加重,还得长期观察审查力度。

“一方面,直播业务不会因为动态整改受到直接影响,收入和利润应该是可预估的。 广告业务会受到影响,但体量不大。

主要问题在VAS(增值业务)方面,如果监管趋严,很有可能一些VAS业务主要发生的功能场景会被关闭。

”  目前,公司表示,正在积极整改和与有关部门沟通。 但是,对于整个陌生人社交行业来说,脱离色情与低俗的灰色地带,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趋势。

  探探配对曾超60亿  “脱单就要用探探,左划就是不喜欢,右滑就是好喜欢,配对成功一起玩!”这句广告词深度诠释了探探的内涵,在下架之前,探探的发展可谓一帆风顺。

  2014年创立探探之前,其创始人CEO王宇已经在社交领域摸爬滚打了七八年。

此前,他还做过一个名为P1的高端、封闭时尚社区。 在王宇看来,P1一直做得不小不大,不算成功,也不是特别失败。 只能说,基本上能踩的坑都踩了一遍。   一个例子足以说明,P1曾随机邀请30个用户去参加兰博基尼的活动,一个会员当场便购买了一辆车。 “这是随机邀请赛车用户。

我们有百万个用户,但日活比较少,也就2万左右。

但是广告还是很好卖的,每年销售额过千万。

”王宇曾经在一次演讲中回顾了过去的经历。   意识到这个生意做不大的时候,他总结了三条经验后,开始了探探的第二次创业。

“一、人群定位太窄;二、时尚社交不是刚需,不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稍微有一点扯;三、产品太重,功能太多,会做得越来越累。 ”  在他的概念中,探探只解决一个刚需问题,即单身人群缺乏认识人的渠道。

“因为中国没有搭讪文化,所以线下基本上没有渠道,大家也不去酒吧、夜店。 另外,中国年轻人单身基本上都是在异地,没有亲朋好友,所以会更孤单,痛点也更痛。

”  探探的核心产品机制是“左滑右滑、互相喜欢才能聊天”。 这是一个基于大数据智能推荐的社交APP,会根据用户之间的共同兴趣爱好、共同好友和曾经共同经过的地点等信息,筛选出相对匹配的人推送。

  2018年4月,王宇透露,在探探上累计已经有超过60亿次配对。 截至去年2月,探探已经历了4轮融资,总金额亿美金。 最终,探探以约亿美元的价格卖身给。   在产品被下架前,有消息称探探已经计划在明年独立IPO。

但是,前述相关人士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灰色地带”显现  或许,王宇的初衷只是解决搭讪的门槛,这也是探探存在的价值。

“你不可能被人拒绝,你没有暴露自己,你没有尴尬,也没有面子上的问题,而且不流氓。

”  但是,降低门槛也意味着,陌生人社交也可能成为低俗、色情的灰色地带。

目前,探探在安卓和市场均已被下架。 在部分应用市场的通知中称,“接上级通知,探探APP因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信息,请予以下架。 ”  事实上,与探探用户数同步增长的,还有不断滋生的不良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已经有个人或商家将其作为引流的重要途径。 他们通过购买脚本、设置引流话术,在探探APP上自动、精准匹配用户,匹配成功后,自动向对方发送包含微信号等内容的私信,借此将对方转化为微信好友,为从事不法行为或商品销售做准备。

  在上搜索“探探骗子”,发现投诉在探探被骗的网友比比皆是,有的以恋爱名义为网贷拉新;有的以求助为名推销茶叶;有的甚至是酒吧会所的酒托;最为严重的则是网络博彩寻找诱饵……  “智能推荐的确很酷,互动性很强,满足了用户的猎奇心理。

但是,探探在社交程序的设计上过于简单,一方面无法遏制海量的诈骗行为,另一方面也没有建立良好的引导机制,社区混乱在所难免。

”一名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评论。

  随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亲身体验发现,在探探、上伪造假冒账户非常简便,仅需简单几步便可使用虚假的个人信息,创建一个新账户。

在电商平台搜索“生活女照”“女照套图”等等信息,会出现一系列的商品和商家,他们以出售从网络上扒取的个人生活图片牟利。

  一些不法分子会经此渠道,购买真人生活照等素材,经过简单的修改调色P图后,用来伪装成外表吸引人的女性用户,以此方法来搭讪不知情的用户,并引流到探探、,进行营销或诈骗。

后者并没有起到把关与监控做用,导致涉及色情的信息屡禁不止。

  陌生人社交要凉?  从目前的监管态势看,一些投资人对陌生人社交产品,仍然持比较悲观的看法。 产品价值损害、运营成本提升,都是可预见且大概率发生的结果。

  2018年2月,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唐岩在收购探探时曾说,“无论在用户规模还是收入方面,探探仍然蕴藏着巨大的潜力有待释放,我们的目标是未来两到三年,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长引擎”。

  在收购完成后,探探较高的女性用户比例,弥补了男性用户过多的不足,也为其带来了除付费直播之外的变现方式。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探探付费人数持续快速增长,达到390万人,季度净增30万人。

首席运营官王力曾透露,2018年第四季度亿元的增值业务营收中,来自的收入为亿元,剩下的亿元收入则来自于探探。

  因此,探探的下架对的影响十分直接,4月28日当天,股价大跌超11%,5月10日又再度大跌10%。

事实上,陌生人社交的确是刚性需求,但是在缺乏可观商业模式的背景下,通过打擦边球,在灰色地带牟利,成了一部分应用的选择,也使得这一领域成为违法行为诞生的温床。

  5月6日,在微信向iOS平台推送的版本中,已经彻底清除了漂流瓶的入口。

这意味着,承载“陌生人交友”功能的服务全面下线。

据悉,漂流瓶下架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其中发现大量的色情和广告内容。

对于这一说法,腾讯公司并未给予公开回应。

  无论是成为网络诈骗温床,还是涉及传播淫秽色情,陌生人社交的定位都处于尴尬且无解中。

王宇曾透露,被实际上就是一次融资,是一个大,现在探探仍完全独立运营,自己还可以决定是否上市,两家平台的账号也没有打通。   显而易见,探探距离独立上市,依然有很远的距离,其商业模式与运营方式都有待完善。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陌生人社交这个领域还是有很大风险的,它本身就很容易衍生出违法违规的信息。

“我们看到探探上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存在,这和政府一直倡导的精神文明建设是完全相悖的。

这次被关停,也正是与此有关,也给中国众多的陌生人社交应用敲响了警钟。

”  在他看来,未来探探如果想重新回到用户的视野中,这次下架整改就不可能仅限于朋友圈动态这一块,而是需要更加深入的改革。 而整改的结果将决定,它还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