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佑樘简介,明孝宗朱佑樘资料

朱佑樘简介,明孝宗朱佑樘资料

朱佑樘简介:明孝宗朱祐樘(1470年7月30日―1505年6月8日),汉族,明朝第九位皇帝,明宪宗朱见深第三子,生母为孝穆纪太后。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九月即位,朱祐樘为人宽厚仁慈,躬行节俭,不近声色,勤于政事,重视司法。

弘治十八年(1505年),朱佑樘病逝于乾清宫,年仅36岁,葬泰陵,庙号孝宗,谥号建天明道诚纯中正圣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 朱祐樘在位期间,努力扭转朝政腐败状况,驱逐奸佞,勤于政事,励精图治,任用王恕、刘大夏等为人正直的大臣,史称弘治中兴。

早年经历明孝宗十二章衮龙袍像明孝宗朱祐樘的童年非常地坎坷不幸。

他的生母纪氏是广西纪姓土司的女儿,纪姓叛乱平息后,少女纪氏被俘入宫中,管理皇帝私房钱。

一次宪宗偶尔经过,见纪氏美貌聪敏,就留宿了一夜。 事后,纪氏怀孕。

宠冠后宫的万贵妃知道后,命令一宫女为纪氏堕胎。 纪氏的人缘很好,派来的宫人不忍下手,回报万妃时就谎称是肚内长了瘤子而不是怀孕,万贵妃仍不放心,下令将纪氏贬居冷宫。

纪氏是在万贵妃的阴影下,于冷宫中偷偷生下了朱佑樘,万贵妃得知后又派门监张敏去溺死新皇子,但张敏却冒着性命危险,帮助纪氏将婴儿秘密藏起来,每日用米粉哺养。

被万贵妃排挤废掉的吴皇后也帮助哺养婴儿。

万贵妃曾数次搜查,都未找到。

就这样朱佑樘一直吃百家饭长到六岁。

一天,张敏为宪宗梳头时,宪宗叹息说:我眼看就要老了,还没有儿子。 张敏连忙伏地说:万岁已经有儿子了。 宪宗大吃一惊,忙追问究竟,张敏才说出了真情。

宪宗皇帝听了大喜,立即命令去接皇子。 当宪宗皇帝第一次见到自已那因为长期幽禁,胎发尚未剪、拖至地面的瘦弱的儿子,不禁泪流满面,感慨万千。

当天召集众臣,说出真相。 次日,颁诏天下,立朱祐樘为皇太子,并封纪氏为淑妃。

但随之纪氏却在宫中暴亡,门监张敏也吞金自杀。 显然,纪妃与张敏之死皆与万贵妃的迫害有直接关系。

宪宗的母亲周太后担心万贵妃会对太子下毒手,就亲自将孙子抱养在自己的仁寿宫内,才使太子安全地生活在宫中。

登基为帝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春,万贵妃病死,宪宗也因悲伤过度于八月去世。 皇太子朱祐樘于九月壬寅日继位。 第二年改年号为弘治,是为明孝宗。

然而宪宗留给17岁太子朱佑樘的,是一个朝政紊乱,国力凋敝的江山。 在这个上天有意安排的千疮百孔的舞台上,孝宗皇帝用自己的宽容与勤奋力挽狂澜,让明朝得到了中兴。 理性治国由于幼年生活的坎坷,孝宗一直身弱多病。

但孝宗却勤于政事,不仅早朝每天必到,而且重开了午朝,使得大臣有更多的机会协助皇帝办理政务。 同时,他又重开了经筵侍讲,向群臣咨询治国之道。

孝宗还开辟了文华殿议政,其作用是在早朝与午朝之余的时间,与内阁共同切磋治国之道,商议政事。

朱祐樘提倡直言进谏,为人宽厚仁慈,躬行节俭,不近声色,勤于政事,重视司法。 孝宗皇帝的勤政终于得到了回报,弘治朝吏治清明,任贤使能,抑制官宦,勤于务政,倡导节约,与民休息,是明朝历史上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的和平时期。 被史家称为弘治中兴。

 统治后期由于孝宗多难的童年使得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希望通过佛道之术能改变自己的身体状况。

因此一些奸佞之辈再次混入宫中,再次祸乱朝政。

宦官李广就是其中之一,深得孝宗的宠信。 后来李广畏罪自杀,孝宗以为李广家中有天书,命人搜寻,却搜出了李广贪污、受贿的账本,孝宗这才醒悟。 李广事件唤醒了那个沉睡多年的励精图治的孝宗皇帝,他开始了生命中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勤政时期。

朱祐樘开始不断反思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重新远佞臣而重用刘大夏、戴珊等贤臣,大力整顿朝纲,可是过大的工作强度也彻底拖垮了他的身体[6]。 公元1505年,即大明弘治18年,一代英主朱佑樘病逝于乾清宫,得年仅36岁[5]。 他在弥留之际召刘健、李东阳、谢迁等入乾清宫接受顾命,命传位于皇太子朱厚照,并叮嘱诸卿说:太子人很聪明,但是年龄还小,又好逸乐,诸卿要好好辅佐他,使他担当起大任,朕死也瞑目了。 最后给太子朱厚照的最后嘱咐是任用贤臣。 为政举措政治铲除奸佞他的治国思路是很开放的,他不拘泥守旧,敢于否定前任的政策,即他的父亲明宪宗的既定政策,大胆拨乱反正。

由于明成化时期,宪宗皇帝宠信佛道,致使许多佞幸小人混入朝中,朱祐樘诏令朝中不可崇佛信道,将前朝的法王、国师、真人、国子等封号一律革除,处死曾经妖僧继晓,使文武百官相庆。

在人事安排上,朱祐樘完全来了一次大换血,他对前朝的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及奸佞小人如侍郎李孜省、太监梁芳、万贵妃的弟弟万喜等人,毫不手软地做了处理,将内阁首辅万安罢官,将梁芳下狱,将李孜省流放,同时,罢免右通政任杰侍郎蒯钢等千余人。 但他并没有大开杀戒,史家对他的此举多有称颂文。 重用贤良朱祐樘勤谨一生,处处以人为本。 他将四品以上官员名单贴在宫内文华殿壁墙上,平时熟记,做到心中有数,意在掌握官员动态,不受蒙蔽。 他每天上朝听政,除早朝外,还恢复早已废弃的晚朝制度,他常披阅奏章到很晚,从来不允许太监代批奏章。 有一天,仁寿宫起火,人慌马乱的救火,忙了一夜,朱祐樘没合一会眼,因此他没去上朝,就特地派人到朝堂向众大臣说明原因,向众臣请假。

在用人准则上,朱祐樘遵从唯贤唯德,大量重用贤才之士,这样,形成弘治朝中多君子的太平盛世局面。 他制定了严格的官吏考核制度,提拔选调官员主要以政绩为主。 待臣宽厚待臣下很宽厚,能推心置腹,从未鞭打过大臣,因此,君臣之间亲密无间,形同一家人。 对臣下宽厚平和,京官夜返家中时,必派铺军执灯传送,这些事虽不算大,但作为一个封建皇帝能如此曲体臣下,确属相当不易了。 这样,一大批以廉洁、勤奋、有事业心、以国为家的贤臣得以有机会施展才干,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良臣大集合。 朱祐樘还广开言路,虚心纳谏。 每天的早晚朝之外,还每天两次在平台召见有关大臣议事,称为平台召见的朝参新方式。

严管宦官鉴于前朝宦官专权乱政的教训,孝宗对宦官严加管束,东厂、锦衣卫再不敢任意行事,只能奉守本职,因而几任锦衣指挥大致都能持法公允,用刑宽松。 这是明中后期其他朝代所罕见的现象。

废除苛法朱祐樘更正律制,对刑罚运用十分慎重。 1500年,制定《问刑条例》,1502年,编成《大明会典》,删除了原《大明律》中多项残暴的法令。

他命内外慎刑狱,任用的执法官吏比较贤明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