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六章 杀一儆百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六百零六章 杀一儆百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临近午朝时。

紫禁城里雪后方晴,不过天气还是很冷。 午后,天子决定文华殿内视午朝。

明朝开国,太祖,成祖两位皇帝都是十分勤政,不说早朝,还设立了午朝理政。

到了后来子孙不如两位那么勤政,午朝,就已是可有可无。 但张居正成为首辅后,又重新设午朝。

万历朝的午朝,多在文华殿举行,不同于太祖,成祖多在武英殿举行。 午朝比早朝规模略小,内阁大学士中只有申时行一人押班,朝官也不过几十人,规矩也不如早朝时那么多。 等候午朝时,一封奏疏在候朝官员间流传开来。

这封奏疏的疏名就是提神,令看过人的都为之一醒,令人印象深刻。 奏疏的名字是,大奸似忠包藏祸心疏。 众官员们传递着这封奏疏,都是笑着道:“这到底是何人要死磕啊?”“这等之词,实是很久没看过了。

”“看来又有热闹可看啊!我等看看是何人所写。 ”众官员不由笑了笑,打开奏疏后,看了后都是不约而同地同时‘哦’地一声。

原来如此啊!众官员都露出玩味的神色。 身着斗牛服的林延潮,从讲官值庐来到文华殿,正好见到阶下萧良有,张懋修这几名翰林在谈笑。 林延潮与萧良有,张懋修虽为同年三鼎甲,但一直不睦,平日见到了不过彼此拱手就行别过,不会凑上去聊天。

林延潮一如往常,拱了拱手就要走到殿上,但今日萧良有,张懋修却一并笑着道:“这不是宗海么?”见对方主动开口,林延潮也不能不上前应答,否则就被同僚说一句,傲慢,不知礼数。 林延潮笑了笑,走到二人面前拱手道:“两位同咨在谈什么如此高兴?”在官场里,有一等关系比同年更进一步,那就是同咨。 同咨就是一并被举荐为官,名列吏部颁发的同一咨文中。

林延潮,萧良有,张懋修三人同为万历八年的三鼎甲,大家同时入翰林院为官,所以关系十分亲厚才是。

不过林延潮入翰林院时,甩锅将大明会典的事交给萧良有办,自己一心钻营入了内阁,眼下为日讲官,所以萧良有对林延潮就颇为不快。 至于张懋修不用说了,因为林延潮与张居正关系不怎么样,所以他与林延潮关系也很差。 萧良有本来是向林延潮讥讽一番,但见林延潮开口一句同咨,斟酌了一番,还是留了几分情面,没有说出口来。

不过张懋修却丝毫不客气道:“宗海兄,我们看到这六科廊抄发的这份奏疏,不由十分好笑,你是不是也要过目一二。

”林延潮看张懋修神情,知必没有好事,不过此子与其父不在一个级数上。

“哦,那我也看看好了。 ”林延潮从张懋修手里接过抄本。

于是张懋修等人就等着看林延潮气急败坏的样子。 若说之前几位言官弹劾林延潮的奏章,还算因事而弹劾,那这份奏疏纯粹就是为了弹劾而弹劾。

“大奸似忠包藏祸心疏,呵呵。

”“这‘言事功,实无一功。

言报国,未成一事’说得蛮有道理嘛。

”见林延潮如此,萧良有都是一愕,然后心底暗笑,叫你装,搞什么大臣体面。 张懋修一脸诚恳地道:“宗海的心胸真宽(虚伪)啊!”林延潮看了张懋修一眼,笑着道:“昔日陈琳作檄文骂曹操,曹操时苦于头风,病发在床,因读陈琳之文,惊出一身冷汗,翕然而起,头风顿愈。 ”“以今思之,古人之风,不由悠然神往,张兄要与我共勉才是啊。 ”张懋修满口的话顿时被噎住。 这叫什么?讥讽不成,反而被林延潮强喂了一锅心灵鸡汤。

张懋修被林延潮的鸡汤,灌得肚子满满的,脸上涨得通红,一副要上吐下泻的样子,却只能看着林延潮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张懋修气道。

午朝之后,林延潮回了寓所。 因为成为日讲官后,出入紫禁城办事十分频繁。 再住在国子监什么的,在路上耽搁的功夫就太久了。 所以林延潮也是如很多朝参官那般,在东长安街附近租了一处宅子,平日若是公务太忙,当夜在可住在这寓所里,次日再去早朝或日讲,可以少了路上的功夫。 同时林延潮公务应酬之事,也是放在这里处理,有官员来拜会自己,也在接待,也免得门庭若市,打搅了林浅浅静养。

林延潮回到寓所后,陈济川先递上了一叠拜帖。 林延潮草草将拜帖一看,然后丢在一旁,再拿出那大奸似忠包藏祸心疏给陈济川道:“刑部洪鸣先写的,你先看看。 ”在从于林延潮麾下前,陈济川文墨本不怎么样。 但林延潮却一直要他用功,还让孙承宗指点陈济川学问。

所以陈济川眼下文章水平虽是一般,但看懂这奏疏,问题已是不大。

陈济川看完后,顿时大怒道:“老爷,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以往那几个御史弹劾你的奏章,尚有条理可言,但这奏章满口胡言,自顾讲自己的话,一片抹黑老爷你的心思,这实不可忍啊!”林延潮点点头道:“你也觉得不能忍啊,我本以为自陈表后,就不会有人弹劾,但没料到这洪鸣起急着跳出作死。 这等疯狗若是不一棒子打死,以后朝堂之上,岂非人人以为我林延潮好欺负。 ”陈济川道:“老爷,是不是也要如对付余子游那般对付洪鸣起?如此必能杀一儆百!”林延潮闻言摇了摇头道:“那倒不必,若是此刻洪鸣起有什么闪失,那么朝堂上人人都会以为是我林延潮所为。

我既要教训这条疯狗,也不可让人抓到把柄。 ”陈济川知林延潮心底必有了成算,于是道:“老爷请吩咐。 ”林延潮问道:“上次我叫你在京城多找几个可以使唤的心腹之人,你办得如何了?”陈济川低声道:“回老爷,已是物色了几人,都是口严谨慎之人。 ”林延潮点点头道:“那就好了,眼下是用他们的时候了。 ”“你附耳过来。

”于是林延潮低声对陈济川言道。 (未完待续。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