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漸不聞聲漸消,多情卻被無情惱

笑漸不聞聲漸消,多情卻被無情惱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十八岁的天空是一个萌动的季节,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季节,同时也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季节。

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死相许,问出了多少少女的泪珠,问断了多少少年的柔肠,一曲曲情歌,一首首情诗,增添了些许凄凉和心酸。

於是,她们走到一起,然而此时爱恋的意义并不在於接吻和拥抱,它是两颗孤独的心在强大的升学,考试种种压力下的释放和宣泄。

因此才走到一起。

这种靠外界因素而形成的感情并不长久,然後也许会东飞劳伯西飞燕,各自找到个自得最终归宿。 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早已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九零後的我们没有真正地爱情,只有。

爱情是风花雪月,婚姻是柴米油盐。

在物质生活没有丰富的情况下是没有一份浪漫的爱情,那份浪漫只存在于想像中。 如此社会造就了如此爱情,与其生活在憧憬中为何不面对现实呢?同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爱情的多发年代,伴随着爱情发生率剧增,其保真度的降低和延续期的缩短,已没有多少人相信白头偕老的海誓山盟,谁也不拥有爱情的铁饭碗。 高中时代爱情是奢侈品,少数人拥有得起,大学时代爱情是日用品,没有很寒酸,在大学混半年才知道,爱情是随处可拾,图书馆篮球场,食堂都可以成为爱情的发源地,可正因为如此,才显贱价。 於是,爱情变有了挑剔,追美女,比的都是精力财力人力毅力耐力,实力不够雄厚者,永远都会在某一刻被残酷的淘汰出局。

美女是木橱窗里的精致和昂贵,人人可以看,有的人只敢在外面看,有的人敢走近看,有的人可以要求拿出来看看,然而购买的又有多少?这个比喻很难听,但仔细想想事实原来就是这麽简单。

美女若长时间没有找到买主,新的货品上柜坛,而自己年老珠黄成了旧款,就只有打折贱卖了。

原来,真正找到一个漂亮的女生并且的生活有几个,漂亮的女生不是我们能消费的起的,当然如果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就不在此列,因为这年头,美女是市场化的,我们不甘,美女同意不甘。

再说透点,就是明明我们价值连城,爲什麽要这样贱卖,在这青春最美丽的时候,哪个女子不奢望锦衣华食?然而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对那麽多美好的事物的慾望都不能满足。 同样是情深意动的年华,哪个女子不盼望在烛光摇曳的默默温情里和爱人深情相望?哪个女子希望自己谈恋爱只能够在熟悉的校园里走走,去吃吃街边便宜的烧烤?是的,爱情是不能够这样衡量的。

可是,景观绝伦风花雪月的爱情是每个女子的梦想,对於美丽的女孩尤为甚,於是,变味了。 一个女子的美貌是敌不过无爱的摧毁的,我们在最美的时候遇到了谁,又怎样的对白,和怎样的背景,情节是否美丽,多年以後回首是否还有美丽的?男朋友是件简单的事情,而爱情永远是千百回肠,愁肠百结,谁希望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呢?不阅世间百态,怎懂沧桑世故四字,不关千娇百媚亿万花开,岂知繁华与浮华。 唯有经历了才能明白,只有痛过了才能懂得。

刹那间,我顿悟了,残酷的现实生活,不是安徒生的童话王国,白雪公主那是假的,生活里的空气,有可以供人呼吸的氧气,也有尘土和细菌,我们不仅要面对白日灿烂的阳光,也要面对夜晚深沉的黑暗,不管她是悬崖百合还是平原玫瑰,不管她是三月的桃花还是九月的菊花,她也是人,而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即使她是七仙女可我也不一定是董永。 不论结局如何,至少要去争取,如果碰到了,就去追,爱恋,不过是爱情一次自生自灭的过程。 倘若碰到爱情的公共汽车站时,当爱的公车进站后,你不争着往上挤,那麽你失去的不仅仅是如火的爱情,还有记忆的空洞和回忆时的遗憾。 在我们整个生命过程中,我们能真正爱几回,恋几回,不趁着这风华正茂,飒爽英姿是去轰轰烈烈的爱一回,难道等到我们霜眉雪发时,才手驻着拐杖一手搂着爱人去寻花赏月呢?不,须发银白时,我们浪漫激情的火花早已熄灭,还到哪去寻找我们无忧无虑的爱情?有花堪折直须折,莫等花落空折枝。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有些人注定是被别人等。

终究,会有一个归宿。 如果一切都烟消云散,但至少曾经相遇过,总胜过从未碰头。 人生若至如初见,何事秋分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

也许,无声而来,无声而去,如同天上的白云,轻轻的走来,轻轻地飘去,来回之间,不带走一丝尘埃。

也许,超然淡泊,洞察人间冷暖,看开世事,走过风雨人生。 也许,随性、随时、随遇、随缘、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