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一起看北极星好吗

陪我一起看北极星好吗

你好,猪。 我说,我在捉老鼠,介意打扰你一下吗?当然不介意。

他说完,换了一个侧躺的姿势。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

他是一头成年的猪,据他说他从出生起就住在这里,吃饭和睡觉是一天中最主要的事。 我工作的时间是夜晚,所以在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好奇地问了我一句:现在是晚上了吗?是的。 我点点头。 我想知道天上有没有星星?他问。 我跳出去看了一下,今天晚上的天空是深蓝色的,没有月亮,天幕中滚动着许多星星。 是的,有星星。 我说。 那么,你知不知道哪一颗是北极星?他颇有兴趣地问。

这个问题可把我难住了,我能认出来北斗七星,天狼星,金星,可是我不认识北极星。 我知道北极星是整个天空的中心,所有的星星都围着它转。 我有些遗憾地告诉他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一找呢?我无法看到天空啊。 他说。 这下我可吃了一惊。 你不知道吗?所有的猪都不能看到天空。

那真是太遗憾了。 我说,可是你为什么想要看北极星呢?我不知道。 他说,我就是想。

他是一头与众不同的猪,并不是所有的猪都想要看到北极星的。

第二个晚上我去拜访他,他仍然在睡觉,听到我跳进来,他睁开眼睛:你好,猫。

你好,猪。

老鼠好吃吗?他问。 不,我不吃老鼠捉老鼠是我的工作。 我说,主人喂我香肠、牛奶和小鱼干。

你的工作听起来真好。 他说,我的工作就是吃饭和睡觉,以及长胖。 长得再胖有什么用呢?给人吃啊。 他说,人们养猪是为了吃它们的肉,等长得很胖很胖了,他们就会把猪杀掉,做成红烧排骨和肉丸子哦对了,还有香肠。

我感到很难过:真对不起。 我不觉得这是一件悲伤的事啊。 他翻了个身。

死不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吗?他在草堆里蹭了蹭:每头猪都知道自己会死,人们会用一把很长的柴刀大概这么长,他比划着,刺进他们的心脏,就像这样然后鲜血喷出很高,再然后,就死了。

我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打了个寒战。

那看起来真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场景。

可是我倒很期待那一天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一天我会被拉出猪圈,然后他们会把我仰面朝天地捆起来,这样我就能看到天空了。 他说,我希望那是一个有星星的晚上,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北极星了。 你为什么这么想看北极星呢?我问。

我说过了,他说,我不知道啊。

他确实是一头与众不同的猪,没有任何一头猪会如此期待自己的死亡。

你可以陪我一起看北极星吗?他问我,你是第一只没有嘲笑我这个奇怪的想法的猫。

我曾经把这个念头告诉过麻雀、蚂蚁、蟑螂,还有另一只以前在这里住过的猪,可是他们都认为一只猪不应该想这些事。 谁都会有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事情啊,我说,就连我也一样。 几天之后我就听到了主人和他的妻子在商量杀猪的事。

主人是个素食主义者,他养猪是为了做成香肠,分发给那些吃不起香肠的人们。

可惜猪死的那一天并不是一个有星星的晚上,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白天,星星们都去睡觉了。 猫。

他看到了我,咧嘴笑了起来。 主人在一个大铁盆里灌满了热水,然后去房子里取刀,你看,我一直相信你会来你还是那么喜欢吃小鱼干吗?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被四脚朝天地捆了起来。 一把长刀很快刺穿了他的心脏,鲜血喷涌出来就像是一束红色的小喷泉。

那个是不是北极星?他看向了天空中灼灼的太阳。

金色的太阳映在了他的黑眼珠里。 我在那一刻突然决定撒一个谎,我说:是的,那就是北极星。 晚上它离我们太远,所以看起来很小很冰冷,可是它其实是一颗很大的星星,很温暖,永远散发着光和热。

星星是暖的。

他若有所思地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个,猫。

很多年很多年后我不再为主人工作了,我开始四处流浪。 我遇见过一只想要得到一个拥抱的小刺猬,也遇见过一条想要上岸的鱼,还遇见过一头想要学会飞翔的麋鹿。

我也遇见过很多猪,可是每当我问起他们是否想看北极星时,他们总会这样回答我:北极星有什么好看的,它能吃吗?哼唧。

后来我发现自己老了,一只猫变老的标志就是它不再会为每顿饭里小鱼干的多少而纠结。

从前,有一只猪……这是我的故事的开头。 你还是讲有一个国王吧!小猫们七嘴八舌地说。

不,我从没见过国王,所以我要讲的是一只猪的故事。

这是一个不太长的故事,但在听我讲它之前,你首先要知道夜空中有一颗星星,它叫北极星。

它永远高高地挂在正北的方向,满天的星星都围着它转。

它看起来离我们很遥远,但它是暖的,就像太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