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道友快不行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四百五十五章 道友快不行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巴巴这是要去哪?客印月的样子像是要离开京城,良臣惊愕之下,来不及多想,急忙叫小田停车转头,追那辆四通行的大车。

他不能不急,也不能不追,因为客印月可是天启朝的老祖奶奶,也是二叔和他的贵人,这要是离了京师,未来哪还有什么九千岁。

良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前脚二叔奔了四川,后脚客印月收拾行李坐上了长途大车。

难道世界线真的因为他的到来,发生了改变不成?焦急同时,心中更是不安。 良臣担心会不会是西李的醋坛子还是没稳住,把客印月赶出了东宫!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真的是对不住人客巴巴。

客印月刚才坐在马车上无助的样子,让他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快,快些!”良臣不断的催促小田把马车赶快些,可京师重地,大街之上满是人潮,行驶的也不是他魏公公一辆马车,哪容小田把车赶的飞奔。 不得已,良臣只能叫小田紧跟四通行的大车之后,想着出了外城再加速追上。 他小魏公公眼下可不敢在京师纵马撞人,也没这资格在天子脚下横冲直撞。

载着客印月的那辆四通行大车出了正阳门后,便直奔外城永定门。 良臣伸出半边身子在后边喊了几声,可是街上人太多,离的又远,大车上的客印月并没有听见他的叫喊。

良臣无奈,只能耐心坐着,慢慢跟着也赶到了永定门。

一出城门,小田立时加速。 四通行的大车由两匹马拉着,不过车上载了十几个人,速度倒不比良臣这辆车快。 终于,在永定门外三里多地的距离,小田追上了四通行的大车。

“停车,停车,快快的停车!”小田操着夹生的汉话想让车夫停下来,可车夫因为聚精会神赶车,加上正好有几辆车也驶过,所以没听清楚,因而没有停。

见状,良臣便想探身叫喊,可没想到小田却把鞭子一甩,超了上去,然后猛勒马缰,马车顿时横在了四通行大车前面。 “吁!”四通行的车夫吓得赶紧拉马,两匹马发出嘶鸣声,车轮和车身都为之震动,要不时及时勒马,险些就撞了上去。 车厢里的乘客因为惯性原因,一个个东倒西歪,惊呼声连连,还好没人给甩出车去。 刹车的时候,客印月正抱着行李想着家里的事,要不是边上的妇人拉了她一下,肯定要和对面的人撞一块。

“你瞎眼了不成,没见后面有车啊!”车夫因为差点撞车,自是气不过,一屁股站起,拿着马鞭指着小田就叫骂起来。 这年头的车马行,都是黑白通吃的,背后东家都有势力,可不会怕事。

况且这事四通行在理,车夫自是横。

要是对方不赔罪,这事就没完。 “没你们这样赶车的,出了人命你们赔得起吗!”“伤了人绑你们去官府!”“……”受了惊吓的乘客们也纷纷叫骂起来,客印月则是一脸茫然的看向前面,不知道那辆马车为何要拦在前面。

“巴巴,是我!”良臣从车上跳下,心急如焚的奔向四通行大车。

那正骂着的车夫“咯噔”一下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发现对方车里下来的是个太监,而且还是个有职事的青袍太监。

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太监的打扮,车上一个年轻乘客见良臣从车厢里出来,知道他是马车的主人,不由怒喝起来:“你找爹也不能这么个找法,刚才差点撞到知不知道!”显然,这年轻人将“巴巴”听作了“爸爸”,而“爸爸”这一词并不是良臣前世的现代用法,而是三国时期即以此称呼父亲。 当下“爸爸”一呼也是很多地方对父亲的称呼,那年轻乘客误以为良臣是来找他爹的呢。

良臣没理会那个年轻人,这事毕竟是小田做的不对,惊到了人家,人家生气理所当然。 因为着急巴巴,他径直跑到车后,朝车上喊道:“巴巴,是我,良臣!”“啊?…怎么是你!…你…”客印月失声惊呼,不敢相信的看着车下边的良臣。 对方身上的衣服真是剌激到她了。

“巴巴,快下车!”良臣来不及解释,伸手就要拉客印月下来。 客印月犹豫了下,摇头道:“不行,我要坐这趟车回家。

”良臣忙问:“你家出什么事了?”“我…”客印月迟疑了下,并没有说。 车上人都看着她。

良臣急于知道客印月为何急着回家,又问了两声,客印月吞吞吐吐的。

刚才怒斥良臣的年轻人在边上有些不耐烦道:“这位姑娘,你要么就下去,要么咱们就继续上路,大家伙都急着回家呢,你可别耽搁了。 ”“是啊,大妹子,要不,你就下去好了。 ”客印月边上的妇人也出言附和,客印月听了颇是不好意思。 “巴巴,天大的事有我,你先下来好吗?”良臣再次伸出右手,不管客印月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先把人留下,问明白再说。

望着良臣一脸关切的脸庞,客印月踌躇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良臣一喜,忙拉住她的手,客印月小心翼翼的抱着行李从车上下来。

下车后,客印月却转身问车夫:“我不坐这趟车了,你能把车钱退我么?”“姑娘,这不合规矩,而且,车钱也不是我收的,你要退票,得去找卖票的人。 ”车夫一脸为难,说的是实情。

客印月听后,有些失望,她真是舍不得把车钱白扔水里。 良臣一把拉过客印月,朝那车夫摆了摆手,道:“行了,车钱不要了,你走吧。 ”“好咧!”车夫朝良臣赔了个笑脸,点了点头,让乘客们坐好,一甩鞭子,大车继续上路。 待大车走后,良臣将客印月拉到路边,关切的问她:“巴巴,到底出什么事了?”客印月眼眶一红,低声道:“家里托人捎信,说侯二叫人打伤了,恐怕快不行了,我得马上赶回去。 ”道友快不行了?良臣悲喜交加。 ...........感谢回首故人依旧大佬的百元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