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谋心慧芷燕兰芷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嫡女谋心慧芷燕兰芷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经典小说《嫡女谋心》由一半荒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慧芷燕兰芷,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很后悔上辈子没能早点遇到慧芷更后悔的是上辈子成了她的仇人命运弄巧,偏生二人皆重回人间她心心念念想杀了他而他……心心念念都想娶了她...精彩章节试读:“石夫人何必客气!慧芷不过一小辈,您可莫要讳疾忌医,万不可耽误了嫣姐姐的病情才是。 ”慧芷摆出了一副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 话说都到这份儿上了,不留下当真是会让人多想,但留下让郑神医看却又……石大夫人微蹙了蹙眉,不知如何是好。 国公夫人在旁听了许久,心中微觉异样,只是如今再做推辞倒显得她们石家小气别扭了。 “如此,便有劳郑神医了。 ”石夫人有苦难言,只无奈走到郑神医身边:“嫣儿伤势严重,若郑神医能祛了嫣儿的疤痕,石家,必定感恩戴德。

”她特特地强调了“伤势严重”,只盼着郑神医是个明事理的,能缄口不言。 郑神医微笑着点了点头,到石容嫣身边看了看伤口:“容嫣小姐伤势无碍,就算不用伤药,十天也能恢复了。 ”他淡淡的一句话如一个闷闷的炸弹,嘭地在每个人心里炸开了。 石夫人低着头,脸色发青,颧肌微微颤抖,用余光瞄着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脸色极为难看,她可不知道这事儿,只当容嫣受了委屈,特特跑来讨个公道。

本来石容嫣说出那番话已是够丢脸的,却没想到石夫人同所有人扯了个谎,竟还丢人地被当场揭发。

这下好了,她们石家人倒成了**无信之徒,脸面全都丢光了。

燕老夫人眯起眼睛,心下微怒,好你个石家,竟用这般拙劣的手段来找茬,当真是欺我燕家无人!“国公夫人,容嫣伤势当真的严重得紧呐!”燕老夫人嘴角微扬,极尽嘲讽之意。 事儿到了这份儿上,再死缠烂打不承认,怕是得从燕家传出不少难听的,日后石家便是真成了饭后谈资,毕竟场上还有个脾气古怪的证人---郑神医,想要他颠倒黑白怕是也难。 国公夫人脸色沉得吓人,只叹口气,狠狠地白了石夫人一眼,起身,深深地行了个礼:“燕家老姐姐,此事,是我们石家家教不严,未管束好孙女儿,媳妇儿,望老姐姐莫要介怀,免伤和气,回去,我定然重重责罚容嫣和她母亲,至于那个说嫣儿伤势严重的庸医,老身也定然不会放过。 ”石夫人在一旁低头蹙眉,目光四处漂移,一咬牙直接跪在地上:“都是媳妇儿误信庸医之言,害得石燕两家生了误会,媳妇儿知错,求燕老夫人,婆母大人宽宥一二。 ”见燕老夫人没什么反应,国公夫人瞪了一眼石容嫣:“嫣儿,还不快向你燕家妹妹赔礼道歉!”石容嫣扯了扯她祖母的衣角,低声撒娇:“祖母,我不!”这等时刻,国公夫人又岂会纵着她,只更凶地瞪了她一眼,低声怒斥:“快去!”石容嫣被她祖母的眼神吓得略微瑟缩了一下,咬着唇,不情不愿地走到慧芷面前,屈了屈腿,毫无诚意地说了句:“我错了!”“行大礼。

”国公夫人阴着脸。 石容嫣无奈,只得红着眼圈又行了个大礼,小声说了一句:“我错了!”慧芷皱了皱眉,笑了两声:“嫣姐姐在说什么?妹妹有些听不清。 ”“你---”石容嫣气得指着燕慧芷,委屈地半句话都说不出。 “容嫣,大点声,让你燕家妹妹听得明明白白的!”迫于国公夫人的威压,石容嫣咬了咬下唇,皱着眉,恶狠狠地说:“我错了,燕慧芷!”“嫣姐姐,”慧芷摆出了个明媚的笑容:“不必挂怀!”内心一阵畅快。 容嫣狠狠地白了慧芷一眼,撅着嘴回到石大夫人身边。

国公夫人僵硬地笑了笑:“小孩子是没什么仇的,燕家老姐姐,此事算我们石家欠了您一个情,日后必当还报,今日便就此揭过,您看可好?”燕老夫人半晌挑了挑嘴角:“国公夫人言重了,您,请吧。

”国公夫人憋着火,但还是礼貌地冲她笑了笑,随后狠狠地瞪了那不争气的儿媳妇儿:“走吧,还嫌不够丢人么!”石大夫人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小心翼翼地跟在国公夫人身后,低头不做声地走了。 石家人气势汹汹地来了,又灰溜溜地走了。 燕老夫人坐着出神,眯起眼睛,不知想到了些什么,良久开口:“今日,多谢郑神医,刘妈妈,带郑神医下去休息,晚膳便一起用了可好?”郑神医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多谢老夫人。

”燕老夫人笑弯了眼:“既同我家枫儿是好兄弟,又何必同伯母客气。

”郑神医笑了笑,拱了拱手,退下了。 堂上气氛有点诡异,沈姨娘微蹙着眉,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帮腔,心下暗自疑惑着慧芷的言行。

慧芷瞟着沈姨娘,是个老江湖了,刚刚就有一点不对的苗头,她就独自个儿躲起来,坐山观虎斗了。 不过,现在便叫你无处可躲,上一世的账,得一点一点,一笔一笔地算下去。 “祖母,好生奇怪!”慧芷皱着眉。 “如何奇怪?”燕老夫人低眉把玩着手上的菩提子。

“祖母,我未醒之时,石家人可曾来过?”“不曾。 ”慧芷顿了一下,走了几圈:“为何石家人来得如此之巧,偏偏就在我刚醒之时风风火火地来了?”她蹙着眉,表现出一副不解的模样。

燕老夫人手中把玩的手串蓦地停了下来,抬眼看了看旁边浅笑的沈姨娘,又眯起眼睛看着慧芷。 “家贼难防,你说对吗,沈姨娘?”燕老夫人顿了片刻,继续把玩手中的菩提子。 沈姨娘暗自心惊,心道,慧芷这死丫头怎的句句话都戳中了点子上,如今老太太怕是要疑心到我身上了。 她不慌不忙地走上前来,微屈着腿:“老夫人,是妾身管教下人不严,定是那些个嘴不严实的死奴才瞎说了去的,妾身定然严查此事,将嘴不严实的都一并发卖了出去。

”燕老夫人冷哼一声:“怕真如此,这府里该翻天覆地了!”她是个明白人,也知道平日沈姨娘暗自地给慧芷下绊子,因着她不大喜欢燕慧芷和她过世的母亲,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若是斗得丢了燕家的面子,燕老夫人是断不会姑息的。

堂上诸人沉默良久,燕老夫人再度开口:“沈姨娘,若再出什么差池,你便同老身好好学学如何管家吧。 ”沈姨娘咬牙暗恨,后背已出了些许冷汗,如今这般,便是警告她,若再有下次,便夺了她掌家权!她用余光瞥了瞥慧芷,脸上依旧浅笑,恭敬地回答:“婢妾谨遵老夫人。

”“好了,今日折腾这么一出我也累了,都下去吧。 ”燕老夫人手一挥,底下众人都弯腰告退。

燕老夫人对沈姨娘不算有多宠信,但多年以来,沈姨娘毕竟是这府里她最为满意的姬妾,自是不会轻易重惩,若想打破她们之间的信任,怕是要费一番功夫。 不管怎么样,先除了沈姨娘这个叛徒,至于萧庭琛那个乱臣贼子……慧芷心中一颤,抿抿嘴,闭上眼睛,心道,只要不去蹚那浑水,燕家定能全身而退。 阅读全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