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河流都在人的低处(外一首),作品

所有的河流都在人的低处(外一首),作品

所有的河流都在人的低处我看着所有的河流都在人的低处因为我就是那条被人挤上岸滩的鱼与自己的泪水相濡以沫每天和自己告别去远方收写给自己的锦书却不敢开封我需要一滴水打开潮湿的心事喝一杯历史茶写一首生活诗把自己的嘴巴当成小鸟把自己的眼睛当做小溪和白云谈一场恋爱好让天空下雨或者如一只蚂蚁仰望人的脚步他们眼睛里的光照亮我给我一滴水就滋润我一生人往高处走我往低处流在人流之外什么也不说鱼儿替我说河流替我说水里的石头风吹不动岸上的人群各走各路一个人的黄昏的树林里一个人的黄昏的树林里夕阳是一只小鸟它哄我睡觉路上的花还开着风替它飞行追上云的火车远方不会太远只要不停地走就能看到炊烟下的村庄就能看到屋檐下的小狗它摇着童年的尾巴它应着田野的蛙声使我常常在天涯转身回望叶子落了灯也亮了我仿佛回到七八岁的年龄从后门溜出去捉萤火虫母亲说那是屋子里最亮的星星可惜没能留下照片母亲在山坡上一个人的黄昏风把它传送给天涯大地是万物的床我也是一枚夕阳在树林里躲猫猫姓名:郭东海;笔名:东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