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委省政府信访局可不可能少激化矛盾 多为上访者考虑

辽宁省委省政府信访局可不可能少激化矛盾 多为上访者考虑

  辽宁省委省政府信访局,今天(2019-9-19)上午11-15分一位年近7询老太太在完成一切表格手续后被告知下午13-30再来,老太太问,为什么不现在办,工作人员说,被诉单位中午不吃饭我们不吃饭吗这位工作人员对被诉求单位多体贴,对自己多体贴,你们怎么就不能替外市来省城上访老太太略微想一想你们是什么大衙门午休可以达2小时15分钟太羡慕你们了,主贴就是今天这位老太太诉求,你们看吧,可以推诿,下图穿制服男子就是午休可以2小时15分的工作人员      辽宁    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抚顺矿业集团在老干部工作中消极对抗国家政策,用欺骗方法做离休干部工作,给党的声誉,企业信誉带来极大危害,个人理解矿业集团离退休管理中心对离休干部极其不负责任,做法极其恶劣!  我父亲2018年住院六次,都是肺部感染引起高烧,因体内蛋白高烧消耗同时出现全身浮肿,我父亲1948年大学毕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2018年已经是卧床近10年,94岁高龄老人,每次都是医生强烈要求家属购买蛋白试剂以拯救老人生命。

  朋友到医院看望我父亲时了解到我们是自费购买蛋白就告诉我们2010年国家基本养老用药目录就规定像我父亲这种情况可以医保报销蛋白,何况我父亲是离休干部,2017年辽宁医保用药目录也有规定,我们也了解其它单位离休老干部自费购买蛋白,单位也是全部报销,家属就找到矿业集团离退管理中心王姓副主任(分管离退人员医药报销),王副主任当时就说,矿业集团离休干部没入医保,不执行国家,省医保规定,家属找他问的是,矿业集团离休干部医疗待遇不如城镇居民,王副主任一口咬定,没人医保不予报销,这样家属就到省市信访,  家属到省信访,省信访给矿业集团兰姓信访科长打电话,兰姓科长说让家属回来他能积极解决,家属见到兰姓科长,兰科长说,不论什么文件,规定,我们矿业集团按照我们集团规定执行,解决办法,你们去打官司,去劳动仲裁,要是可其它单位离休干部待遇好,可以把我父亲关系转走,矿业集团就这样不讲理,我们加班都不按规定给加班费。

  家属无奈,给省委组织部老干部写信汇报情况,在论坛发表文章呼吁,我们要讨说法呀!今年五月末,矿业集团老离退休管理中心西部区区长找到家属,称,以离休干部没人医保为借口不给报销蛋白是错误的,让把我父亲关系转出矿业集团言论是不当的,原则蛋白应该给与报销,但限于财务纪律,只能每年端午,中秋,春节以补助形式把以前购买蛋白费用慢慢处理,我父亲94岁,生命在旦夕之间,按照矿业集团说法,得三到四年才能把我父亲蛋白费用补回来,就这样家属也是考虑不愿太多麻烦同意了!前几天,到中秋了,家属问及此事,西部区区长失口否认,不承认此事,家属对矿业集团党委,领到太失望了!竟然会有这样一级党委,这样一群干部,我有微信证据,并且当时他们一干人在场,我请求省委组织部查清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