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问题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第213章 问题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神奇在什么地方?不仅能进入只有她们这群海雾才能进入的概念空间不说,还能说动大和搞这种‘招聘会’,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海雾,什么时候和人类这么亲近了?还有大和的态度,也非常叫人奇怪。

不过碍于人家总旗舰的身份,就当她想的多,想得远,想的有深度,自己还不能理解总旗舰的用意吧,因此到是没太过放在心上。 但是,为什么来的都是航母类舰娘呢?这是准备给她们这群吃闲饭的找下家呢,还是大和要打算清理队伍?尽管她们心中并没有类似的想法,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差不多。 反正这群航母舰娘们感觉很新奇,居然还有人对她们感兴趣。 “大和,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金刚闻言没等钟图说话,就皱着眉头率先开口道。

“就是!我们怎么可能和人类一起共事?!我反对!”紧接着,抱住高雄就不撒手,让高雄很是无奈的爱宕也接口说道。

然后转过头,恶狠狠的盯住一旁的钟图继续道“尤其对方还是这个家伙!”“姐姐,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家伙的舰队,留在那边?为什么不回来?是不是这个家伙威胁你了?”随后爱宕又抬头看向高雄,悲伤而又担忧的追问道。 “告诉我姐姐,如果事,哪怕就算是拼掉这条命,我也要救你脱离苦海!”“爱宕,并不是你想想的那样,我没有被威胁,我是自愿留在次元舰队的,而且我现在过得也很好,你不要担心。 ”高雄闻言心中微微有所感动,却是并没有动摇心底的想法,鸟悄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钟图,脸颊微红,而后正色道。 “为什么,姐姐?我不信!”爱宕激动道。 “那是因为……”只是话还没说完,高雄的脸色就彻底红了起来,一脸的羞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当中,却是再没理会爱宕。 这让一旁看着的爱宕很是伤心和气氛,不由得再次恶狠狠的盯上了钟图。 要不是他,自己的姐姐又怎么会离开海雾、离开舰队,成为全体海雾的敌人?!见状,钟图下意识的抽了抽嘴角,心底不由得吐槽道:果然如此。

真是自古舰娘多姐控,奇葩二三十,百合群中藏,笨蛋目可见,luoli驱,轻巡娘,潜水娃娃海中游,全都不缺!“榛名,雾岛,高雄这是怎么了?”与此同时,一旁凑在榛名与雾岛旁边的摩耶一脸天真及莫名其妙的询问道。 “还能怎么了,又在白日梦了呗。

”雾岛撇撇嘴,不屑道。

榛名无言,却也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然后是妙高。

“足柄、羽黑,你们两个恢复后为什么不立刻归还舰队,反而加入了次元舰队?”妙高一脸严厉的注视着足柄和羽黑,沉声质问道。

大姐的威严拿的十足,直接在瞬间就震慑住了足柄和羽黑,让两人的脸上‘哗’的一下流出了汗水。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足柄喏喏无言,被问的说不出话来,不由得连连拿眼看向身旁的羽黑。

在编借口随机应变方面,还是羽黑更胜一筹。

随之,妙高的目光也落到了羽黑身上。 “那是因为,因为要学习战术。

”羽黑咽了口口水,搅尽脑汁地回答道“对,学习战术!”“没错,我们要学习战术。

”足柄宛若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连忙附和道。 “战术?什么战术?”妙高疑惑道。

“我们想知道,我们会战败的原因!”跟着一顿,羽黑又偷偷的小声道“而且那智姐和比睿都还在钟图的手里,我们也想看看,能不能凭借关系把她们两个给救出来。

”“对,对,就是这样。 ”足柄连连点头道。 “真的?”妙高怀疑道。 “真的,真的。 ”足柄和羽黑一同确认道。 直到妙高眼中的怀疑隐去,这才彼此对视一眼,暗暗的松了口气。 “总算是忽悠过去了……”显然,这是在应付妙高。

至于是不是真的完全如此,那就只有她们两人心里知道了。 其他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几艘大战舰级的舰娘互动,收集着话语间隐隐透露出来的一些情报,加强她们对钟图和次元舰队的了解。

……“好了,好了,还是让来我们听听钟图怎么说吧。 ”眼见交流结束,一旁的大和再次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一起,微笑道。

然后微微让开身,将钟图显露了出来。

对此钟图到也不虚,经历了三个世界,什么万众瞩目的事没干过?何况这还是在概念空间里,完全没有生命危险,自是不惧。 随即,钟图自椅子上站起身,轻咳一声,正色看向了面前这群姿色各异,又美又艳的航母舰娘们。

“在说其他事情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在场的各位,你们,喜欢现在的生活吗?”舰娘们到是没想到钟图一开始会问这种事情,不由得有些错愕,彼此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不喜欢,到不至于,但单调是肯定少不了的。 一天天的钓鱼,没心智模型时还好说,她们不会理解什么叫无聊、什么叫枯燥,但有了心智模型之后,短时间内或许没问题,可时间一长……说实话,她们都快感觉自己是条咸鱼了,一天到晚啥都不干,就是被晒。

可要说喜欢,她们却也同样找不出喜欢的理由来,所以更多的还是茫然和无措。 因为直到现在为止,她们还真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种事情。 当然,另一个人例外,那就瑞鹤。

作为每日都会偷偷摸摸的从海底上岛,混在人类里玩耍的她,可比其他舰娘们过的有趣多了。

“喜欢啊,怎么?”瑞鹤回答道。 “还有其他人和……”钟图一楞,继而再次朝其他人问道。 却是在临到头时才想起,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好在一旁有高雄、大和她们,适时的小声提醒了一句。 “瑞鹤。

”“那还有其他人和瑞鹤一样吗?”钟图了然,再次重复道。

这回的结果到是不出预料,再没人做出类似的回答。

“诶?你们这是……”瑞鹤意外道。 “我们也不知道喜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因为我们从没有思考过。 只是按部就班的按照以往的状态存在着。

”翔鹤摇摇头,轻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那你们现在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