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卿卿是女王最新章节不知卿卿是女王靳勿忧小说在线阅读

  十一、窝瓜喜阳不喜阴。

这一系列活动都在浦江县大畈乡的中国诗人小镇举行,中国诗人小镇2018年由中国诗歌学会正式命名,并成为《中国诗歌年度报告》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发布地。从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的《中国诗歌年度报告》看,全国各地日益活跃的诗歌活动自觉力求活动的文化内涵和特质,活动已趋于品牌化、品质化和国际化。其中尤以“艾青诗歌节”“徐志摩诗歌节”和“李白诗歌节”“南方诗歌节””女性诗歌周“”中美诗学对话“为突出,这些活动紧扣时代和人民,使诗歌活动成为彰显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和贯彻新时代文明实践的重要力量。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表示,一个伟大民族必定催产文学艺术高度繁荣的时代,汉语诗歌在以如椽之笔记录从大国走向强国的火热。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综合实力的日益提高,世界需要通过诗歌媒介了解中国,中国也需要通过诗歌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不知卿卿是女王最新章节不知卿卿是女王靳勿忧小说在线阅读

读书简介由作者橙汁我的小柠檬所著的古代言情作品《不知卿卿是女王》主角叫靳勿忧,小说讲的是靳勿忧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并成为了身边无数美男环绕的女王,本以为从此可以开启开挂的人生,可不料原主是一个超级爱赌博的人,最后还把城池给赌输了。 被背上骂名的她在一场战争中成为俘虏。

在经过爱情事业的不顺后她决定重新振作夺回属于自己的王位,让我们走进一代女王的逆袭之旅吧.....免费阅读  紫气东殿  寂静的夜,一个女孩趴在床边无声的低泣,绣着金色鸾鸟的锦被下伸出一截白嫩的藕臂,似是不胜其扰般,用手捂住耳朵。 另一只手在床上乱摸着,毛绒绒的熊熊呢没有摸到。

床上的人坐起来,头疼欲裂,她将肿成一条缝的眼睛扒开,环绕四周,顿时如雷击般,愣住了。   这是一间很宽大的房间,摆设繁复精美,古色古香,正对着床的是雕刻精细的围屏,视线延伸之处,一鼎熏香炉正袅袅的升着烟雾。   靳勿忧挣扎着下床,拿起桌上的菱花铜镜,镜内映出一张熟悉的脸,即使眼睛肿痛,脸上遍布红斑,她也能一眼认出,这是她自己的脸无疑。 这双手,稍显细瘦但丰润白皙,指如笋尖,上面深深镶嵌着透着粉嫩光泽的指甲,这觉得不是自己遍布老茧有些粗糙的双手!此刻,她的清爽短发已经变成及腰长发,身上的单衣文雅精巧,单论绣工就不是凡品。   那个女孩停止了哭泣,她似乎被眼前清醒的人吓了一跳,一双哭的泛红的双眼中皆是惊惧,她伏身跪着,口中说道:“王上!您,您醒了!”  王上靳勿忧思及眼前所见,一个念头涌上脑海,几乎要晕倒过去,心里升起无可遏制的寒意。

她挥挥手,示意女孩出去。   女孩似是想说点什么,但还是退了下去。   靳勿忧几乎跌坐在床上,现下还不是脆弱的时候。 她勉强定了定神,将理智和冷静抽丝剥茧般剥离出来,冷冷打量殿中的一切。

虽然点着熏香,但她还是敏感的嗅到一种奇异的刺鼻味道。 她靠近那张极大的床,这是一张紫檀木雕花床,花纹繁复精美,色泽亮眼,像是刷了一层浓重的漆油。

勿忧用指甲细细刮了一下,露出色泽沉静的内里。

不仅是床,连窗子,桌椅都被粉刷了,门窗都紧闭着。

满满一桌的饭菜,皆是肉类。

  靳勿忧走入窗子旁,根本打不开窗子,好似被外面定住了。

这应当是一个缜密的局,刷新漆,紧闭门窗,不让空气流通,饮食皆为发物,不知是谁想出了这个极为阴损的办法,古人可是没有甲醛中毒这个说法的。 正想着,忽然听到外面一个清润的男声,喊着让我见见王上。   救兵来了,至少,她还能出这个门。

她将桌上的茶水倒上手中的帕子,捂住口鼻,再将烛火点燃锦被,一瞬间火光四窜!  外面一阵喧闹,门一下子便被踹开了!火光之间,一支大手牵住她的手奔向殿外!外面的人见她出来了,叩拜声,救火声连成一片。

勿忧抬眼看向救她的人,是一个少年,大约15、6岁的样子,身量比她要高,很瘦,眸子极为黑亮,熊熊花光之下,莹润的唇瓣泛着淡粉色,是一种属于少年应有的活泼气质。 他淡淡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声音很是饱满清润,既不高亢,也不低沉。

他道:“王上,可有吓到”  靳勿忧轻轻摇了下头,不敢多言。

  等扑灭了火,才有一个女将军模样的人前来回话,她极为壮硕,但行动之间却是英姿飒爽。

  “王上,火已扑灭,请到紫气西殿休息。 ”  紫气西殿  勿忧到了这个殿,略一观察便发现,这个西殿和东殿的布置几乎一样,不管是紫色的窗幔还是桌上的菱花铜镜,连妆台上的首饰盒子都是一样的。

  勿忧对男孩和女将军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   一个侍女将椅子搬到屏风后面坐定。

她的脸此时毫无威严之感,还是要遮一遮的。 靳勿忧清了清嗓子,将首饰盒子拿在手中,说道:“将在紫气东殿侍候的人都叫过来。 ”话一出口,便被这个声音惊了一下,这个声音软软糯糯,和了蜜糖般的甜美,不像是发号施令的女王该有的声音。   随着门轴转动的声音,一群侍女进来。   “你,你,下去吧。 ”  被选到的两个侍女一脸迷惘,她们一个偏胖,皮肤白皙,另一个偏瘦,脸型细长。   “王上,以前都是秋叶和冬雪,我们两人侍候王上歇息的。 ”  靳勿忧眯了眯肿胀的眼睛,刚刚那场火,所有人的表情她观察的一清二楚,这两个侍女脸上的表情满是幸灾乐祸。 她说道:“以后就不是了。 ”  那两人无声无息的退下去了,即使是隔着屏风,靳勿忧也瞄到她们的脸色极为难看。   “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

”  剩下的六人听到玩游戏三个字,齐齐跪了下去!天知道为何她们的王上这么喜欢玩游戏,一个月以前,她便要和她们玩游戏,硬是将她们的衣服都赢了去!皇城内,一群少女齐齐穿着肚兜在紫气殿伺候,第二天,所有的宫人见到她们都笑的跟一朵花一样!再说每次玩游戏结束,大公主都要对她们审讯、教训一番,她们实在不敢玩了啊!  靳勿忧见到她们脸上的担忧,说道:“这是个考验你们的游戏。

玩的好了有赏。 本王名讳是什么建国历史谁能详细述说知道的尽管说,只要是事实,都有赏。 ”  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第一个说。 谁知道是不是王上又挖了个坑等着她们跳。

  “你,第一个开始。

”  若棋见屏风后的纤指指向自己,瓜子脸上添上担忧的神色,她吞了吞口水,说道:“美人山庄国主,玉天卿,建国第三代国主......”  靳勿忧一一计入脑中,赏了她一个蝴蝶金簪。 其他的五人看到若棋得了赏,便挨个详细的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她一一赏了她们东西。

又说道:“下面,我们玩一个扮演的游戏,我要你们扮演本王平日的样子和发生的事情,谁扮演的像,谁便有赏。

”  几个侍女听了,纷纷开始了扮演。

这个游戏可比那些输钱输衣服的游戏好多了!  靳勿忧将她们的神色举止,一一在脑中演练。 其中有两个侍女若琴和若画扮演了她平日里和大公主的相处样子。

勿忧的眉毛几乎皱成一个结,大公主,好似是这个身体的一个*烦。   勿忧又一一打了赏,直到首饰盒的东西空了,才让她们退下。

  “可心,”她叫住其中一个侍女。

那侍女行了个礼,刚刚就是她趴在床边哭的。 可心此时眼睛还有些红,左眼下一颗朱砂痣,整个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