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2年林则徐被发配 一路上受英雄般追捧

1842年林则徐被发配 一路上受英雄般追捧

  既然中国近代史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算起,禁烟英雄林则徐就是揭开近代史的第一人。

可惜这个第一英雄刚在南海点燃硝烟烈火,就被发往新疆接受朝廷给他的处罚。 功与罪在瞬间便交织在一个人身上,将其扭曲再造,像原子裂变一样,产生出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封建皇帝作为最大的私有者,总是以天下为私。 道光在禁烟问题上本来就犹豫,大臣中也分两派。

我推想,是林则徐那篇著名的奏折,指出若再任鸦片泛滥,几十年后中原将无可以御敌之兵,无可以充饷之银,狠狠地击中了他的私心。 他感到家天下难保,所以就鞭打快牛,顺手给了林一个禁烟钦差。

林眼见国危民弱,就出以公心,勇赴重任,表示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 他太天真,不知道自己回不回,鸦片绝不绝,不是他说了算,还得听皇上的。

果然他上任只有一年半,1840年9月,就被革职贬到镇海。 第二年7月又被再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

就在林赴疆就罪的途中,黄河泛滥,在军机大臣王鼎的保荐下,林则徐被派赴黄河戴罪治水。

他是一个见害就除,见民有难就救的人,不管是烟害、夷害还是水害都挺着身子去堵。 半年后治水完毕,所有的人都论功行赏,惟独他得到的却是仍往伊犁的谕旨。 众情难平,须发皆白的王鼎伤心得泪如雨下。 林则徐就是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击下西出玉门关的。

他以诗言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 这诗前两句刻画出他的铮铮铁骨,刚直不阿,后两句道出了他的牢骚与无奈:给我一个谪贬休息的机会,这是皇上的大恩啊,去当一名戍卒正好养拙。 你看这话是不是有点像柳永的奉旨填词和辛弃疾的君恩重,且教种芙蓉。 但不同的是,柳被弃于都城闹市,辛被闲置在江南水乡,林却被发往大漠戈壁。 辛柳只是被弃而不用,而林则徐却被钦定为一个政治犯。

    但是,自从林则徐开始西行就罪,随着离朝廷渐行渐远,朝中那股阴冷之气也就渐趋淡弱,而民间和中下层官吏对他的热情却渐渐高涨,如离开冰窖走进火炉。 这种强烈的反差不仅是当年的林则徐没有想到,就是150年后的我们也为之惊喜。

    林则徐在广东和镇海被革职时,当地群众就表达出了强烈的愤懑。 他们不管皇帝怎样说,怎样做,纷纷到林则徐的住处慰问,人数之众,阻塞了街巷。 他们为林则徐送靴、送伞,送香炉、明镜,还送来了52面颂牌,痛痛快快地表达了自己对民族英雄的敬仰和对朝廷的抗议。

林则徐治河之后又一次遭贬,中原立即发起援救高潮,开封知府邹鸣鹤公开宣示:有人能救林则徐者酬万。 林则徐自中原出发后,一路西行,接受着为英雄壮行的洗礼。 不论是各级官吏还是普通百姓都争相迎送,好一睹他的风采,都想尽力为他做一点事,以减轻他心理和身体上的痛苦。

山高皇帝远,民心任表达。 1842年8月21日,林离开西安,自将军、院、司、道、府以及州、县、营员送于郊外者30余人。 抵兰州时,督抚亲率文职官员出城相迎,武官更是迎出十里之外。 过甘肃古浪县时,县知事到31里外的驿站恭迎,对林则徐西行的沿途茶食住行都安排得无微不至。 进入新疆哈密,办事大臣率文武官员到行馆拜见林,又送坐骑一匹。 到乌鲁木齐,地方官员不但热情接待,还专门为他雇了大车五辆、太平车一辆、轿车两辆。

1842年12月11日,经过四个月零三天的长途跋涉,林则徐终于到达新疆伊犁。 伊犁将军布彦泰立即亲到寓所拜访,送菜、送茶,并委派他掌管粮饷。

这哪里是监管朝廷流放的罪臣啊,简直是欢迎凯旋的英雄。 林则徐是被皇帝远远甩出去的一块破砖头,但这块砖头还未落地就被中下层官吏和民众轻轻接住,并以身相护,安放在他们中间。 1。